第0287章 少年趙禎的煩惱

作者:圣誕稻草人 作品:北頌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頓了頓,寇季低聲一笑,“最重要的是,這些田產,不需要向朝廷繳稅。”

    寇季說完這話,靜靜的待在一旁。

    寇準、向敏中、王曾三人臉色難看的坐在那兒不說話。

    寇季能看到的弊端,他們自然也能看到。

    大相國寺的富庶,那是有目共睹的。

    每年大相國寺舉辦水陸法會的時候,善男信女們捐贈的香油錢,那是一車車拉進大相國寺。

    只要是居住在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大相國寺有錢。

    只是大相國寺是太宗皇帝欽點的國寺,有太宗皇帝的金字招牌護著,大相國寺又在汴京城的內城,只要汴京城不被攻陷,誰也惦記不上大相國寺錢財,自然就沒有人去計算大相國寺的錢財。

    所以在所有人印象里,大相國寺很有錢,但到底有多有錢,沒人計算過。

    如今寇季說出了大相國寺的田產,寇準三人才意識到了大相國寺有多富庶。

    更重要的是,寇季口中提到過,這些田產不需要想朝廷繳稅,一下戳中了寇準三人的心臟。

    “你先下去吧。”

    向敏中黑著臉擺手讓寇季離開。

    他一貫喜歡卸磨殺驢,所以這一次也不例外。

    在問完了寇季話以后,向敏中就果斷讓寇季滾蛋。

    寇季無語的道:“下官是來找官家的。”

    向敏中不耐煩的道:“那就跟官家一起……”

    話說了一半,向敏中立馬意識到了不對,果斷閉上嘴。

    他瞪了寇季一眼,冷哼道:“那就帶著官家一起離開。”

    寇季翻了個白眼。

    向敏中自己差點說禿嚕嘴了,居然還好意思責怪他。

    寇季也懶得搭理向敏中,對趙禎眨了眨眼。

    趙禎會意,起身對寇準三人一禮,“太師,兩位先生,朕先離開了。”

    寇準起身還禮。

    趙禎小跑著到了寇季身邊,帶著寇季離開了資事堂。

    他二人一走。

    王曾臉色難看的道:“真有那小子說的那么嚴重?我大宋有一半的良田不需要繳納稅賦?”

    向敏中嘆了一口氣,道:“那小子雖然不喜歡守規矩,做事也跳脫,可是在這種國家大事上,從不說謊。”

    寇準瞇著眼,深沉的道:“是不是真的,派人查探一番就知道了。”

    向敏中看向王曾道:“你如今尚兼戶部尚書,戶部應該有此前清查天下田畝的存檔,你取出來一審閱一番。那小子在吏部用的那一套,你也可以用在戶部。

    徹底把天下田畝清查出來,然后對比每年的農稅稅入,差不多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王曾重重的點頭。

    “哎……積重難返啊。”

    寇準長嘆了一口氣,幽幽的道:“老夫就說嘛,當初老夫想要改制的時候,季兒一個勁的勸誡老夫,讓老夫不要大刀闊斧的改制。

    如今看來,季兒說的對。

    這朝廷的弊政,越挖越多,越挖越可怕。

    一個比一個可怕,每一個都是亡國的禍種。

    若是被老夫一起掀開,只怕大宋會淪為一片焦土,狼煙四起。”

    向敏中點著頭,感慨道:“歷來改制最徹底的,就是改朝換代……”

    “……”

    寇準三人在資事堂里說著大逆不道的話。

    寇季在資事堂外同樣說著大逆不道的話。

    他跟趙禎出了資事堂以后,二人在宮里找了一座小花園,并排坐在了花園的臺階上,寇季張嘴就忽悠道:“官家,我幫你建了一支親軍。”

    趙禎瞪直了眼睛,盯著寇季,顯然是被寇季的話給嚇到了。

    建立親軍?

    那是隨便能建的嗎?

    那是趙禎親政以后才能獨享的權力。

    如今他沒有親政,想要建立親軍,不僅要征得寇準的同意,還得征得滿朝文武的同意。

    這話要是傳到了朝堂上,滿朝文武的唾沫星子能把他們兩個人淹死。

    寇季在趙禎直愣愣的眼神中,又道:“人數不多,只有兩千人……”

    趙禎聽到這話,松了一口氣,他瞥了寇季一眼,埋怨道:“差點被你嚇死……”

    只有兩千人的親軍,那倒不是什么大事。

    大宋別的不多,就是兵馬多,凡事兵事調動,抬抬手、跺跺腳,那都是上萬人。

    兩千人的兵馬,沒有幾個人會當回事。

    真要是傳到了朝堂上,滿朝文武也只會認為這是寇季在跟趙禎胡鬧,頂多噴他們二人幾句,但不會揪著不放。

    了解的事情的輕重以后,趙禎追問道:“人在哪兒?”

    寇季立馬道:“人在保州!”

    “保州?”

    趙禎先是一愣,隨后拉下臉,目光幽幽的盯著寇季,埋怨道:“寇季,朕是不是很好騙?”

    寇季暗自思量著趙禎為何會有這個想法,嘴上卻說道:“沒有啊……”

    趙禎瞪著眼道:“你當朕什么都不知道?你關注著保州,朕也關注著保州。保塞軍里退出來的兩千青壯,分明是給你養馬去了,跟朕有什么關系。

    你還好意思說他們是朕的親軍。

    他們要真是親軍,也是你的親軍,不是朕的親軍。

    朕要是信了你的話,幫他們謀一個親軍的名頭,那朕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

    寇季聞言,有些愕然,他沒料到趙禎對保州的保塞軍如此關注,居然知道保塞軍的一切變動。

    這下不好忽悠……不好勸說了。

    寇季換上了一張苦瓜臉,道:“那官家你可就冤枉我了。我一介文臣,要親軍做什么?況且,他們幫我養馬,還不是在幫你養馬。

    別人不清楚,你還不清楚,那些馬還不是你我二人共有的。”

    趙禎愣愣的道:“那些馬里還有朕的馬?”

    寇季立馬道:“那可不……普天之下有什么東西不是你的?”

    趙禎沉吟道:“你這么說也對,李先生曾經說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我大宋的人和東西,都是朕的。”

    寇季立馬點頭。

    趙禎思量了一下,皺眉道:“可朕還是覺得不對。”

    “有什么不對的?”

    “他們退出保塞軍軍籍,是為了幫你養馬。他們從一開始效忠的就是你,而不是朕。朕若是幫他們謀一個親軍的名頭,以后你萬一帶著他們做什么壞事,豈不是要怪到朕頭上?”

    “我是那種人?”

    “太師說過,為君者,就得時時提防臣子,避免被臣子蒙騙。朕知道你不會帶他們做壞事,可其他人呢?你我皆在汴京城,距離保州有千百里之遙,他們要是被壞人利用,你我也鞭長莫及啊。”

    “那……要不讓楊文廣征兵的時候,多征兩千人?讓他們一起宣誓,效忠官家,然后讓他們一起去養馬?”

    “就這么定了!”

    趙禎痛快的決定了。

    寇季卻有些愕然的愣在原地。

    他還真以為趙禎是在顧及底下人作祟,蒙騙他。

    搞了半天,這小子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沒得到好處,什么也不肯答應,得了好處以后,立馬答應。

    “官家,你學壞了……”

    寇季吧嗒著嘴感嘆。

    趙禎燦爛的一笑,道:“朕也是跟你學的……”

    寇季狐疑的挑起眉頭。

    趙禎解釋道:“朕前日在太后的寢宮撞見了劉從美,他向太后講了一見趣事。說是他弟弟惹了禍事,劉府上下急的焦頭爛額,卻沒有辦法解決,劉府的人找到了你頭上,你向劉府討要了十萬貫錢財的債務,幫他們解決了禍事。

    太后說你唯利是圖。

    朕卻覺得你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趙禎說完這話,笑瞇瞇的看向寇季,問道:“朕說的可對?”

    寇季有些難以置信的看了看趙禎,隨后目光狐疑的落在了趙禎背后不遠處的陳琳身上。

    這小子怎么一下子變得這么聰明了,是誰給灌頂了?

    陳琳從寇季的目光里瞧出了詢問的意思,淡淡的說道:“官家近些日子可沒閑著。自從你把那些需要調任的官員名單遞給了官家,滿朝文武答應了給那些人升官以后,官家就讓奴婢派人把他們的底細查了一遍。”

    陳琳這么一解釋。

    寇季就懂了。

    毫無疑問。

    趙禎在那些官員們身上,看到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八個字。

    那豳州知州,拿了新平縣令送他的錢財,所以才會在上奏的時候替他粉飾功過。

    京兆府內的官員亦是如此。

    滿朝文武中有一半人點頭,贊成趙禎給那些人升官,也是因為有利益掛鉤。

    寇季突然間有些同情趙禎。

    小小年紀,看到那么多骯臟的東西,看到了權錢交易下的人性,也不知道他的小心臟要受到多少煎熬。

    “看了那么多,你有何感想?”

    寇季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但話說出口以后,他就有些后悔。

    他有種在趙禎傷口上撒鹽的感覺。

    趙禎揚起小臉,盯著寇季,認真的道:“朕這個皇帝,就該讓你來當。”

    寇季心頭一跳,不明白趙禎為何突然有這種想法。

    這種想法雖然很刺激,但也很危險啊……

    寇季在陳琳陰測測的目光中,硬著頭皮問道:“官家為何會有此想法?”

    趙禎雙手抱在胸前,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朕想收拾他們,可朕發現,朕什么也做不了。換成你就不一樣了,朕相信你一定能把那些人整的很慘。”

    寇季愣了愣,干笑道:“可能吧……”

    趙禎認真的問道:“你知道朕為何要在保州養兩千的人馬嗎?”

    寇季立馬猜到了趙禎的心思,有些愕然的道:“不會是……”

    寇季話還沒有說完,趙禎就認真的點頭道:“朕就想讓他們假扮成土匪,去替朕把那些貪官污吏殺一個干凈。”

    寇季聽到這話,嘴角直抽抽。

    他心里很清楚,趙禎心里之所以生出這種想法,完全是那些貪官污吏給逼的。

    雖說寇季也派人調查了那些貪官污吏,可調查到的東西并不多,大多都是暗訪來的。

    遠遠沒有陳琳手底下的那些專業人士查的清楚。

    陳琳手底下的那些專業人士查到了什么,寇季不清楚。

    但寇季可以肯定,陳琳手底下那些專業人士查出來的東西絕對不堪入目。

    不然,心思單純的趙禎,也不會被逼到想要讓人扮土匪去殺人的地步。

    寇季猶豫了一下,提議道:“陳琳手底下就有不少刺殺高手,可以派遣他們去。”

    趙禎一臉狐疑的回過頭,看向了陳琳。

    陳琳干咳了一聲,黑著臉道:“刺殺之事非明君所為。寇季,你蠱惑官家,該當何罪?”

    寇季撇撇嘴,“我就隨便一說,不必當真。”

    “哼!”

    陳琳重重的冷哼了一聲。

    趙禎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妥當,擺手道:“算了算了,朕也就隨口一說。”

    寇季并排坐在趙禎身邊,低聲笑道:“官家也不必為那些小人生氣。咱們的謀劃這不是才剛過一半嗎?等到事成以后,有那么小人受的。”

    趙禎重重的點頭,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寇季催促道:“官家,保州那四千人馬的事情,還需要你手書一封。”

    趙禎臉上的笑容頓時沒了,幽怨的瞥了寇季一眼。

    “資事堂里有太師盯著,回了寢宮以后,有太妃盯著,朕不好給你書寫。等過幾日,沒人的時候,朕悄悄給你寫一封手書,派人送去給你。”

    寇季滿意的拍了拍趙禎的肩頭。

    感受到背后有一雙熾熱的目光盯著他,他趕忙有收回手,對陳琳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陳琳冷冷的瞪了趙禎一眼。

    趙禎目光在陳琳、寇季二人身上盤桓了一二,突然拉起了寇季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頭上。

    寇季一愣。

    陳琳也是一愣。

    唯有趙禎臉上再次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寇季見到趙禎臉上的笑容以后,沒有說話,搭著趙禎肩膀的手,微微緊了緊。

    寇季和趙禎二人在小花園里說了許久的話。

    趙禎說他想去見一見張家女,問寇季有沒有什么辦法。

    寇季苦笑著晃了晃腦袋。

    二人又聊了一會兒。

    陳琳湊上前,小聲的提醒趙禎,該回去讀書的時候,趙禎才對寇季擺了擺手,跟著陳琳離開了小花園。

    寇季望著趙禎離去的背影,嘆了一口氣,離開了皇宮。

    新思路中文網 www.xdcbdy.live,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熱門小說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紅顏 魔天記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劍道獨神 網游之巔峰召喚 龍血戰神 大主宰 絕對權力 大道爭鋒 最強棄少 最終救贖 縱劍天下 武極天下 完美世界 劍逆蒼穹 異世傲天 驚悚樂園 龍組特工 絕世唐門 超級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絕世武神 奇術色醫 莽荒紀 神控天下 唐磚
報告章節錯了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架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北頌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北頌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