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滄州行【八】

作者:嗷世巔鋒 作品:異明1561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走進內衙,劉坤先瞥了眼院中央被五花大綁的徐懷志,這才從左側游廊繞到了大堂里,向正在書冊上涂抹些什么的王守業,拱手稟報道:“大人,吏目孔楽鵬業已帶到。”

    “帶進來吧。”

    王守業頭也不抬的道:“記得做好完全準備,免得再出什么亂子。”

    “大人放心!”

    劉坤連忙道:“我已命人調出了滄州府庫里的火器,三個神機營出身的外衛合用五桿鳥銃,若再遇到活尸,也定能將其一網成擒!”

    鳥銃?

    滄州府庫里還有這東西?

    “前些年備倭時配發下來的,沿海各州縣都有,滄州也得了五桿兒,只是一直沒機會用到罷了。”

    這許久沒用過的火繩槍,到底靠不靠譜?

    要不……

    先讓那幾個外衛放幾槍試試?

    “大人放心,卑職已經命人仔細檢查過了,那幾桿鳥銃保養的極好——再說總共有五桿呢,便有一兩桿打不響,也不礙事的。”

    呵呵~

    這容錯率還真是寬松的緊。

    不過也沒辦法,這年頭的制造水平本就一般,再加上監督不嚴,連軍中都充斥著大量劣質火器,就更別說分配給地方府庫的樣子貨了。

    看來回京之后,有必要申請訂制一批精工貨——最好是大口徑的——以便用來遠程破甲。

    揮毫將這事兒記在紙上,隨手交給紅玉存檔,轉過頭見劉坤還在堂上候著,便狐疑道:“怎么,還有別的事兒?”

    “滄州知州蒲友仁、同知項文山、通判馬興毅,眼下也都在院外候著,您看……”

    “也一并請進來吧。”

    最初沒有道明來意,是怕會打草驚蛇,眼下既然事情都已經鬧得盡人皆知了,再遮遮掩掩還有什么意義?

    順帶一提,之前對徐懷志的審問,最終以失敗告終。

    這廝除了喊冤訴苦,自稱是得了怪病之外,旁的一概不答,偏他又已經失去了痛感,刑訊逼供毫無效果。

    不過……

    若從旁調查也沒有進展的話,或許可以試試黑狗血什么的,看看這些傳說中的驅邪之物,究竟對僵尸有沒有效果。

    正想些有的沒的,蒲友仁、項文山、馬興毅三人,就自外面魚貫而入。

    “我等見過上差。”

    等三人齊齊施禮之后,王守業才自公案后起身,慢條斯理的拱手道:“諸位大人無需多禮,方才的事情,你們想必也應該聽說了吧?其實……”

    咕嚕嚕~

    一陣悶雷也似的饑鳴,突然打斷了王守業話。

    堂內眾人不約而同的向門外望去,就只見吏目孔楽鵬聳動著鼻子,自顧自的進了大堂,用充血的眸子四下里踅摸著,很快就鎖定在紅玉身上,原本合攏的雙唇微微一張,口水就順著嘴角淌了下來。

    與此同時,那饑鳴聲也是接連不斷,直似是吹響了嗜血的戰鼓!

    這模樣任誰瞧了,也會覺得怪異莫名,更何況剛剛才遭遇了活尸事件。

    “無禮!”

    李如松低吼一聲,抽出腰刀閃身攔在了紅玉身前。

    后面劉坤也厲聲喝道:“來人,拿下這狂徒!”

    當下左右立刻閃出幾個埋伏好的內衛,抖開羅網就待向那孔楽鵬罩去。

    斜前方三弓三槍六個外衛,也是箭搭弦、彈上膛,只等那孔楽鵬一有什么意動,便要對準他的四肢攢射。

    就在此時,那孔楽鵬忽然身形一矮,屈膝跪倒在地上。

    眾人不由都是一愣,撒網的內衛也都下意識的停住了動作,想看這廝是要跪地求饒,還是要自辨些什么。

    然而就這稍一遲疑的當口,那孔楽鵬腳下發力一蹬,整個人就向前躥出丈許,脫離了羅網籠罩的范圍。

    緊接著他拱起腰背手足并用,餓狼也似的撲向了紅玉!

    “好膽!”

    “攔下它!”

    砰~

    伴隨著一聲槍響,三支利箭也離弦而出,然而卻都被孔楽鵬輕松的甩在了身后。

    也不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孔楽鵬已經撲到了李如松面前。

    李如松初生牛犢不怕虎,便和活尸都敢斗上一場,此時自也未曾慌亂。

    微微彎低了脊梁,往前踏出半步,手中鋼刀順勢橫掃而出,卻只用了四五分力道,以防孔楽鵬中途再生變化。

    但孔楽鵬的反應,卻大大出乎了李如松的預料!

    就見他四肢猛然發力,身形竟自地上彈起近丈來高,緊貼著屋脊越過了李如松,直撲身后的趙紅玉!

    李如松大驚失色,雖極力擎刀來了個舉火燒天式,卻堪堪只撩到了孔楽鵬的靴底。

    而紅玉因有李如松遮在前面,正提弓在手準備故技重施,等到發現孔楽鵬自頭頂撲下之際,已然來不及閃避!

    “紅玉!”

    王守業見狀直急的目呲欲裂,可他除了大吼一聲之外,卻什么也來不及去做!

    嗡~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王守業腦中忽地一震,同時眉心涼意驟起,霎時間周遭的一切,都好像靜止了下來。

    不對!

    只是大幅度的減慢了速度!

    這是……

    子彈時間?

    王守業顧不得多想,抄起桌上的硯臺,照準孔楽鵬擲了過去!

    而就在擲出硯臺的瞬間,眉心處的清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脫力似的疲憊感也席卷了全身,讓王守業不由自主的癱坐在了椅子上。

    砰~

    與此同時,那硯臺也狠狠砸在了孔楽鵬臉上,直砸的他顴骨凹陷,原本下撲的身子,也打橫側滾飛了出去,頭下腳上的跌落在地,又滾出丈許遠才停了下來。

    等到他踉蹌起身,半邊臉上像是開了雜貨鋪,墨汁、血肉、斷骨、被擠出眼眶的眼球、以及幾塊硯臺的碎片,浮世繪似的混雜在一起。

    便如此,他竟然還是直勾勾的盯著紅玉,翻身欲要再次撲上!

    李如松、紅玉如臨大敵,后面眾山海衛怕誤傷到二人,也都棄了落網、弓槍,拔出腰刀蜂擁而上。

    然而就在此時,那孔楽鵬聳動著歪掉的鼻子,忽然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然后轉頭望向角落里瑟瑟發抖的蒲友仁、項文山、馬興毅三人!

    “吼~!”

    他發出一聲野獸似的嚎叫,伴隨著腹中悶雷似的饑鳴,竟就這么放棄了紅玉,轉身向著蒲友仁等人撲了過去!

    “給我死!”

    此時劉坤恰好攔在正中,原本正在舉刀前沖,猛然見到孔楽鵬朝著這邊兒撲來,當下急忙穩住腳步,照準對方當頭劈下。

    孔楽鵬擰腰避過鋒芒,揚起左手在劉坤腰間一抹而過。

    “啊~!!”

    劉坤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聲,踉蹌著往前走踏出半步,幾根斷掉的腸子從腰間垂落,同時那血肉模糊的猙獰傷口里,還露出一顆殘破的腎臟!

    這情景,讓旁邊幾個山海衛不約而同的腳步一僵。

    孔楽鵬也便如入無人之境,沖到了蒲友仁面前。

    “別過來、你別過來!”

    蒲友仁驚聲尖叫著,拼命的想要閃避推搡,卻還是被孔楽鵬輕而易舉的壓在了身下。

    就見孔楽鵬伏低了身子,狠狠咬住他的左肩,然后仰頭一撕,當下連皮帶筋扯下塊人肉,大力的咀嚼吞咽著,喉嚨里還發出了滿足的咕噥聲。

    一時堂上寂靜如死!

    唯有蒲友仁和劉坤的哀嚎聲交相呼應。

    嗖~

    忽地,一支羽箭直奔孔楽鵬脖頸。

    孔楽鵬挺身閃過,轉頭正見紅玉將第二支箭搭在弦上。

    “吼~!”

    他嘶吼一聲,低頭又自蒲友仁胸口咬下一大塊肥肉,然后轉頭直面紅玉。

    嗖~

    紅玉毫不猶豫一箭射來。

    那孔楽鵬再次閃身避過,一面咀嚼著嘴里的肥肉,一面四肢貼地竄出。

    就在眾人都以為,他要繼續攻擊紅玉之際,孔楽鵬卻猛然調轉了方向,飛也似的撲向門外。

    似乎方才的進食,讓他恢復了一些理智。

    “攔住它!”

    紅玉一聲嬌叱,身旁李如松也邁步欲追沒,但卻哪還來得及阻攔?

    在加上原本負責堵門的內衛,此時也早沖進了大堂里,故而只能眼睜睜的瞧著孔楽鵬突出重圍,半個身子探出門外。

    砰~

    此時忽聽一聲槍響,那孔楽鵬后腦應聲暴起一團血花,踉蹌半步頹然倒地!

    眾人都有些呆滯,隨即目光轉向那槍聲起處,就見正王守業形象全無的趴在地上,手中的鳥銃余煙裊裊。

    卻原來方才他癱軟在椅子上,見孔楽鵬兇性不改,便咬牙硬撐著去撿了桿,裝好藥卻未曾發射過的火銃。

    原是準備防身用的,不想最后卻起到了一擊斃命的效果。

    不過……

    他方才瞄的明明是屁股。

    “老爺!”

    紅玉突然拋開手里的獵弓,飛也似的撲到了王守業面前,連聲追問道:“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眼睛?

    王守業抬手一擦,就見滿手的血淚。

    再一感覺,耳朵里也是黏糊糊的,多半也塞了些血水。

    他拿小拇指扣了扣,慘笑道:“沒事兒,之前被佛光舍利照到留下的舊患,剛才……”

    “蒲大人?!蒲大人?!”

    “劉都事?!劉都事?!”

    話還沒說完,就被幾聲焦急的呼喚給打斷了。

    王守業示意紅玉拿出帕子,擦去自己臉上的血淚,又在她的攙扶下勉強起身,先踉蹌著到了劉坤身前,就只見他雙目圓睜仰躺在地上,早已沒了生息。

    嘖~

    早叫他準備周全些的。

    王守業無奈的嘆了口氣,命一旁的內衛好生收斂尸身,然后又來到了蒲友仁身邊。

    蒲友仁的傷勢雖然不輕,但既沒有傷到內臟,也沒有傷到骨頭,倒沒有什么性命之憂。

    不過……

    他胸前那被撕去一塊的地方,怎么瞧著如此古怪?

    還有……

    被涌出血水染濕之后,這旁邊的輪廓也頗為異樣——明明是躺著的,便是胸大肌練的再發達,也不該是這般凸起吧?

    正滿腹狐疑之際,忽聽馬興毅叫道:“知州大人兩腿之間好像也傷到了,流了好多血!”

    說著,遲疑的看了看紅玉。

    “如松,你過來……”

    紅玉見狀,就待暫且避嫌。

    “等等!”

    王守業卻斷然吩咐道:“你先隔著褲子摸一下瞧瞧,看是不是有什么古……”

    ‘怪’字尚未出口,原本奄奄一息的蒲友仁,突然尖叫起來:“不、不!不必摸了!我……我沒事兒,我下面沒事兒!”

    一面說著,一面還拼命掙扎退縮著。

    這說是沒事兒,誰人肯信?

    馬興毅一咬牙,上前摁住他就一把摸了上去,隨即就忍不住驚恐的叫道:“不好,知州大人下面沒有了!”

    “你再摸仔細些!”

    王守業沒好氣的一聲呵斥。

    馬興毅這才仔細辨明輪廓,然后他突然如避蛇蝎似的縮回了手,瞠目結舌的瞪著蒲友仁道:“你……你竟然是個女人?!”

    新思路中文網 www.xdcbdy.live,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熱門小說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紅顏 魔天記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劍道獨神 網游之巔峰召喚 龍血戰神 大主宰 絕對權力 大道爭鋒 最強棄少 最終救贖 縱劍天下 武極天下 完美世界 劍逆蒼穹 異世傲天 驚悚樂園 龍組特工 絕世唐門 超級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絕世武神 奇術色醫 莽荒紀 神控天下 唐磚
報告章節錯了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架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異明1561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異明1561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