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默認!

作者:做夢無罪 作品:我的傳奇歲月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聽完那男的話,我急忙向包房那邊跑去,等我跑到包房往里面一看,好幾個保安抬著田浩他們倆個往外走。

    “什么?孟亮沒事?受傷的竟然是田浩?”我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奄奄一息的田浩說道,心中的擔心瞬間少了許多。

    “咱別在這看著了,一會來了!”吳濤這個時候看見受傷的不是孟亮也放心說道。

    “這個傻逼這不是找死嗎!”雖然受傷的不是孟亮,但是我心中的擔心一點也沒少,因為我害怕抓住孟亮,如果那樣的話孟亮就也完了。

    “咱們現在在這也沒什么用,孟亮他也不傻,肯定是跑了,咱們去外面找他吧!”劉瑞這個時候也著急的說道。

    “對啊,葉子咱們也趕緊去外面找找孟亮吧!”元元說著就拽著我往門外走。

    我們剛出去,就看見聽見警車的警笛聲聲響起,救護車和警車同時來到了日不落迪廳。

    “完了!亮子這是真出事了!”我看見警車之后腦袋一陣迷糊,差不點沒暈過去。

    “這可咋整,咱們幾個分頭找找孟亮,他走不遠!”劉瑞這一下子也絕望了,無奈的說道。

    “只要是能從這個迪廳出來的出口附近咱們都去找找!”我這個時候也得打起精神,對著他們說道。

    說完之后我們就分開去尋找著孟亮。

    經理看見和救護車之后,連忙從包房走了出來迎了過去。

    醫護人員就抬著擔架就把田浩那兩個人送上了救護車,然后就直接開往了醫院。

    “嫌疑人抓到了嗎?”看著迪廳的經理問道。

    “沒有,我們趕到的時候嫌疑人已經跑了。”經理如實回答。

    “小劉,趕緊把現場封鎖住,找到目擊者,每個出去的人都要進行排查。”聽完經理的話,那個立馬對身邊的人說道。

    “好的。”

    而這個時候孟亮并沒有離開迪廳,因為當時人實在是太多了,他擠不出去。而現在人少了,卻開始一個一個的檢查了。

    “這下子可糟了!出不去了啊!”孟亮看著門口的有點不知所措。

    這時候孟亮一抬頭突然看見二樓有一個小窗戶,于是孟亮趕緊跑到二樓,打開窗戶,想都不想一下子蹦了下去。

    而此時剛剛來到這附近的劉瑞跟元元一下子就發現了剛從窗戶跳下來的孟亮,立馬就跑了過來。

    “我操,可算找到你了!”劉瑞上去一把拽起了孟亮。

    “你們咋還來了?”孟亮看著劉瑞有點吃驚的樣子。

    “都來了,我們能不來嗎?”說著劉瑞那拿出手機,給我打起了電話。

    “我們找到孟亮了,在后門這呢,你們趕緊過來。”

    “好,馬上就到。”

    聽到劉瑞找到了孟亮,我這顆懸起來的心終于放下了,喊著元元就往后門跑。

    “你闖大禍了你知道嗎!”看見孟亮之后我情緒非常激動,上去一大腳就踹在了孟亮的肚子上。

    孟亮一下子就被我踹倒在了地上,本來我還要接著打孟亮,但是被酷睿他們拽住了。

    “你在瞪我,你現在牛逼了是不是,會殺人了是不是?你拿你那玩意給我一下我看看!”我看見孟亮躺在地上一臉不服氣的瞪著我,大聲的罵道。

    “行啦,事都出了,你現在這樣有用嗎?”劉瑞扶起孟亮對著我喊道。

    “咱們趕緊帶著他走吧,一會來了,現在不是出氣的時候。”吳濤一邊拽著我一邊說道。

    “你就作死吧,早晚有一天玩死自己!在前門,咱們從后門那邊繞過去!”我冷靜下來說道。

    說完我們就順著后門跑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一群保安發現了我們。

    “人在這,趕緊追!”看見我們之后保安立馬大喊了起來。

    聽見保安的話我們立馬撒開腿就開始跑,保安在后面追著我們,我們不知道跑了多遠,迷迷糊糊的跑到了一個小區里面,而保安還在追著我們,這時候一個人出現在我面前,我抬頭一看原來是那天我在快餐店遇見的那個服務員。

    “干啥呢這是,玩做迷藏呢啊?”服務員拎著兩盒盒飯吊兒郎當的看著我們。

    “怎么是你!快餐還我!”服務員看見我之后先是驚訝然后立馬張牙舞爪的向我撲了過來。

    “待會再說快餐的事,你這有沒有能藏人的地方啊。”我氣喘吁吁的向服務員問道。

    “咋了啊?”服務員一頭霧水的看著我。

    “別墨跡,有就趕緊帶我們去!”我有些不耐煩的沖服務員喊道。

    “跟我走!”服務員看見我著急的樣子,也沒再墨跡,帶著我們往小區里面跑去。

    不一會我們跑到了一個院子里,服務員掏出鑰匙打開大門,我回頭仔細看了看,確定沒有人跟著,才放心的進了院子。

    “草,人咋還不見了?”一個保安說道。

    “剛才還在這,這會功夫沒了啊”

    “行了,別追了,咱們趕緊回去吧,沒準這群人不是呢。”這時候另外一個保安說道。

    躲在院子里的墻后面,我們看著保安們離開,終于長出了一口氣,可算是把他們給甩開了,這家伙跑的沒有二里地也不差啥了。

    魏天從包廂里跑出來后,找到了迪廳的安全通,然后貓在了樓梯口的拐角處。

    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后,魏天掏出手機,用力的翻查著電話本,但是撥了兩個電話竟然全是關機。

    “天哥,咋了……”第三通電話終于打通,接電話的正好就是那天幫著田浩堵我們的那個斌子。

    “艸,可算有個接電話的了,斌子我這出了點事,你趕緊多帶點人過來一趟……”魏天簡單的組織了一下語言,有些著急的說到。

    “咋地啦……”

    “讓你過來就趕緊過來……”由于剛才孟亮的事,魏天現在情緒非常不穩定,大聲吼到。

    “你在哪呢哥……”

    “日不落,記得帶上家伙……”

    “吱吱吱吱吱嘎!”

    二十分鐘后,三兩白色的金杯面包車呼嘯而來,輪胎摩擦地面,泛起一陣刺鼻的膠皮味,斌子看著不遠處停靠的警車,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日不落就在眼前。

    “趕緊下車!”

    斌子咣當一聲推開車門,大聲的喊道!

    三十多人轉眼間聚集到斌子身邊,而這個時候魏天早就在日不落門口等候多時的魏天也走了過來。

    “啪”

    魏天走到斌子面前上去就是一個耳光,咬牙罵道:“咋才過來,人都跑了!”

    “對不起……”斌子莫名其妙挨了一耳光,低著頭咬著牙小聲說道。

    “你們這是咋回事啊?”看見突然來的這么多人,一個實習揮舞著電棍喊道。

    “把你們帶頭的給我叫過來……”魏天扭頭看了一眼喊話的,不屑的說到。

    “哎呀,這不是魏大少嗎?什么風給您吹來了……”還沒等實習反應過來,日不落的值班經理面帶微笑的沖魏天說到。

    “剛才那幾個人抓到沒?”魏天沒心情跟這個經理扯淡,整理了一下衣領輕聲問道。

    “跑了,沒跟住……”

    “艸,斌子,那幾個人就是你幫著田浩打的那幾個學生,他們是奔著田浩來的,你帶著人去附近好好抓抓,尤其是跟丟的地方,那幾人跟我有點故事,你要是找不著就不用回來了,明白嗎?”魏天掃了一眼斌子,囑咐道。

    “明白,走。”

    斌子一擺手,第一個奔著我們逃跑的方向跑去。

    “來,你過來。”魏天看見斌子走后對著值班經理勾了勾手說道。

    “啥事啊,魏大少……”值班經理小心翼翼的靠近魏天問道。

    “你讓這群趕緊滾蛋,剩下的事我來處理,明白不?”魏天一把摟住經理肩膀,小聲的說道。

    “可是……”

    “辦不好,你這日不落就得關門……”

    說完魏天頭也不回的往日不落的停車場走去,留下值班經理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他們走了不用躲了,進來吧。”服務員打開房門沖貓在墻角的我們幾個喊道。

    我們走進了屋子,發現這個屋子里面什么都沒有,就一張大床還有一個電視機。

    “這是我家的原來住的地方,后來有錢了就買了樓不在這里住了,很少有人來這里的,我去給你們找幾瓶水啊。”說著服務員就放下手里的盒飯往里面的一個屋子走去。

    “這人是誰啊?”劉瑞指了指服務員問道。

    “原來買快餐的時候認識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誰。”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說道。

    “我叫楊松,你們這是啥情況啊?不知道過沒過期,你們湊合喝吧!”服務員拿出幾瓶礦泉水,遞給我們說道。

    “沒啥事,就是有群人想追我我們。”我接過礦泉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追殺你們啊?”楊勇一臉驚訝的問道。

    “不追殺也差不了多少吧。”我點了點頭。

    “我那天就跟說你不能做事沖動,不就是媳婦讓人睡了嗎,有啥大不了的,就這綠帽子我都不知道帶多少個了,我都不往心里去我告訴你。”楊松笑了笑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你這心可真大。”我有點無語的說道。

    “你啥時候有媳婦了啊?”劉瑞看了看我一臉的迷茫。

    “別聽他在哪瞎說,他媳婦才讓睡了呢。”喝完水我心情非常不好的躺在了床上,一句話也不想說,因為實在太累了。

    “行了,你們先在這待會吧,我得回去看店了,這還有兩份快餐沒送過去呢,一會大廚發現我不在又該拿大勺打我了,這里很安全你們別亂走就行了。”說完楊松就拎著盒飯哼著小曲沒心沒肺的走出了院子。

    “這人靠譜嗎?會不會把咱們說出去啊?”楊松走后吳濤有點顧慮的問道。

    “不能,他都不知道咱們咋回事,有啥可說的啊?”我躺在床上有氣無力哼哼著。

    孟亮把軍刺掏出來扔在了地上,一下子也躺在了床上,看見孟亮躺下來,我也沒吱聲,因為我現在腦子特別亂,根本不想搭理他。

    “亮子,你把那個田浩咋滴了?”元元有點擔心的看著孟亮問道。

    “沒咋地,就攮了三下。”孟亮雙手枕在腦袋下面輕松的說道。

    “你還認為你挺牛逼唄?”劉瑞眼睛一斜看著孟亮問道。

    孟亮聽完劉瑞的話一下子就不吱聲了。

    “你怎么還一個人來田浩了啊?你有事能不能告訴我們一聲?”劉瑞又接著說道。

    “你是不是豬腦袋啊,咱們幾個誰不想報仇啊,葉子聽說你出事了,差點沒氣昏過去你知道嗎?你說的輕巧就攮了三下,那個田浩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如果真的死了,你就成通緝犯了,就等著來抓你吧!”

    “愚蠢,何止是愚蠢,簡直就是愚蠢!”劉瑞背著手在屋子里面氣的走來走去,一邊走一邊罵著孟亮。

    “你說你啊,當初我跟葉子那么跟你說你咋就是聽不明白話呢,想報仇也沒有你這樣的啊,拿根軍刺就捅人家,你當你是誰啊?黑社會還是古惑仔你告訴?現在都是法制社會了你知不知道?文盲!法盲!白癡!”劉瑞磨磨唧唧的開始接著數落孟亮。

    孟亮面對劉瑞的謾罵這次竟然沒有回擊,反倒是自從進了這個屋子就一直躺在床上一聲不吭,雙眼死死地盯著天花板,不知道想些什么。

    “亮子,你是怎么知道田浩在日不落的?”我突然想起我手機中那條短信,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條短信很顯然不是田浩發的,那到底是誰?也許只能從孟亮的口中找到答案。

    “不知道,一個陌生號碼……”孟亮看都沒看我搖了搖頭回道。

    “不是我發現你咋這么牛逼呢,你連誰發的都不知道,你就敢自己一個人過去?你就沒想過這可能是田浩下的套?”劉瑞聽完孟亮的話好像更加來氣了。

    “你走后我也收到了一天短信……我想知道這是咋回事?”我掏出手機扔給孟亮。

    “什么?你也收到了?”孟亮掃了一眼手機,撲騰一聲坐了起來,仿佛很驚訝的樣子。

    “發短信的肯定不是田浩,如果他想陰咱們沒必要把自己也搭進去,那這短信到底是誰發的!”我雙手用力的搓了搓臉,現在問題越來越復雜,我覺得我們好像被監視了一樣,有人再一步步的誘導這我們去做一些事。

    “會不會是田浩的仇人?”一直沒說話的元元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低聲說道。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那這人也太壞了,這不明顯是把咱們當槍使嗎?”劉瑞一拍腦門恍然大悟道。

    “我今天在日不落除了遇到了田浩,還遇到了另外一個人……”孟亮躺在床上猶豫了半天,終于決定把事實都告訴我們了。

    “誰啊?”我問道。

    “你們還記得魏天嗎……”

    聽到魏天這個名字的時候,我手中的火機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就連劉瑞和元元也都一下子愣住了。

    “你說你看見誰了!”劉瑞直勾勾的看著孟亮問道。

    “魏天!”孟亮再一次說出了這個讓我們一聲都無法忘記的名字。

    “操的,他還敢回來!”一直脾氣很好的元元在確認自己沒有聽錯的時候,突然臉色變得十分憤怒,咬著牙罵道。

    “啪!亮子,你講講咋回事吧!”我從地上撿起打火機,點著了一顆煙,深吸了一口后說到。

    “還有嗎,給我一根。”孟亮伸手管我要到。

    我把煙盒扔給了孟亮,孟亮接過煙盒,雙手顫抖著哆哆嗦嗦的把煙點上了。

    “你也知道怕了啊?”我抽了一口煙向孟亮問道。

    孟亮沒接我的話,而是聲音顫抖的跟我們描述著今天他在包房里面發生的故事。

    聽完孟亮的話整個屋子陷入了沉默了,所有人都在大口大口的抽著煙。我現在覺得問題越來越復雜,似乎已經超出了我們能夠接受的范圍。

    雖然我現在不知道短信到底是誰發的,但是隱隱約約中我能感覺到發短信的人不是奔著田浩去的,而是奔著魏天。

    今天發生的一切絕對不是偶然,我們跟魏天的矛盾是在初中的時候,知道的人不是很多,所以這個人我們肯定認識,而且對我們和魏天都很了解,他利用著我們每個人的弱點一步步的引導著我們與魏天再次發生矛盾,他究竟是想讓我們除掉魏天還是想讓魏天除掉我們,我也想越害怕,越想越覺得恐怖。

    “這下子問題麻煩了,魏天這個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我聽完后有些無奈的說到。

    “他不找我,我還得找他呢!”孟亮目光堅定的說到。

    “一天天就知道報仇,報仇你不也得講究個方法嗎?”劉瑞這個時候也平靜了下來,拿起一根煙自己抽了起來。

    “放心吧亮子,實在不行我回家求求我爸爸,我爸爸就肯定能有解決的辦法。”元元又接著說到。

    “這件事還是不要告訴家里了,你爸爸是不會因為我們而去得罪魏天的……”

    “對,這件事元元你還是不要找你爸爸了……”

    “也是,我爸就是一個奸商,見錢眼開!”元元想了想也就放棄了找他爸爸幫忙的想法。

    “外面在找我們,魏天也在找我們,情況對咱們非常不利,暫時就先都躲在這里吧,別出去了。至于魏天跟咱們之間的事,肯定得有一個了斷,你們想報仇我能理解,但是千萬不要在沖動了,無論做什么都要和大家商量一下,畢竟咱們是兄弟……”目前的情況我實在是想不出任何辦法,所以只能讓大家暫時躲在這里了。

    孟亮他們聽完我的話,都沒有吱聲,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亮子,冷靜冷靜,有啥事別沖動,我累了先睡一會啊。”我走到孟亮面前打了個哈欠,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一聲,因為我現在真的害怕孟亮一沖動在做出什么傻事來。

    說完我就趴在床上睡覺去了,跑了這么久,劉瑞元元也累了,就都趴在床上睡著了,只有孟亮依舊雙眼緊緊的盯著天花板發呆。

    另一頭,田浩被送到了醫院,當田浩的父母趕到醫院看見自己的兒子滿身是血的時候,田浩的母親直接嚇暈了過去,而他的父親只能坐在走廊中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著煙。

    田浩的家庭環境還算不錯,父母都有自己的生意,平時也都很忙沒時間照顧田浩。本來他們還以為自己的兒子是那種天天在學校好好學習的好孩子呢,一接到公安局的電話開始還有點不相信是自己的兒子跟別人打架了,直到親眼看見才相信。

    “大夫,我兒子怎么樣了啊?”田浩的父親看見大夫從病房里面走了出來立馬上前問道。

    “扎的比較淺,沒傷到什么器官,就是出了點血,病人現在醒了。”

    “那就好,那就好。”

    這時候民警走進了病房,看了看田浩說道:“醒了啊?”

    “嗯。”田浩點了點頭。

    “說說吧,你這是咋回事?”一個民警拿著本子坐在了田浩旁邊。

    “我不知道。”田浩木然的搖了搖頭。

    “啥?你不知道?你讓人打成這樣,你告訴我你不知道?”民警也有點驚訝的說道。

    “我什么都不記得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說完田浩就把被蒙在了自己的腦袋上貓進了被窩里。

    “同學,你這樣我們很難調查的你知道嗎?這樣只要讓傷害你的人逍遙法外。”民警皺了皺眉頭說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讓我說什么?”田浩在被窩里喊道。

    “你這種行為也是包庇罪你要知道。”

    “走,趕緊走,我說了我不知道。”

    “同志,你看我家孩子可能真的不知道,你就別問了吧。”看見田浩這個樣子田浩的母親也在邊上說道。

    民警看了看田浩的母親,一下子也不知道說什么了,冷哼了一聲就離開了病房。

    “問的咋樣?”出來之后一個同事在走廊里問道。

    “啥也不說,你那邊有沒有線索?”那個民警無奈的說道。

    “頭說了,這案子咱們別管了……”

    “算了,不管就不管吧,喝點去,也不能白出來一趟。”

    “走,喝酒去。”另一個民警咧嘴一笑,倆人達成了默契,然后走出了醫院。

    “爸,我不念了!”

    “哎!”田浩的父親嘆了口氣,無奈的表示著默認。

    新思路中文網 www.xdcbdy.live,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熱門小說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紅顏 魔天記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劍道獨神 網游之巔峰召喚 龍血戰神 大主宰 絕對權力 大道爭鋒 最強棄少 最終救贖 縱劍天下 武極天下 完美世界 劍逆蒼穹 異世傲天 驚悚樂園 龍組特工 絕世唐門 超級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絕世武神 奇術色醫 莽荒紀 神控天下 唐磚
報告章節錯了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架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我的傳奇歲月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的傳奇歲月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