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劍斗

作者:黑夜de白羊 作品:我的美女老師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第二百五十七章 劍斗

    難道,會是魔道的同門來救自己?

    胡麗麗胡思亂想著。

    不太可能,魔道六門,看上去好像抱成一團,其實都是各自為敵,互相明爭暗斗,勢如水火。都在擴大自己的勢力,試圖吞掉彼此。除非正派展開攻擊的時候,他們才會暫時聚攏在一起,對抗名門正派的攻勢。

    或者,是妖獸門的前輩高人,被媽媽派來,暗中保護自己的?

    “你,你是誰……”胡麗麗想到這里,忍不住問了出來。

    而那黑鱗面具男子并不說話,只是在全速奔跑。周圍不斷傳來驚呼之聲,因為這個男人奔跑的速度簡直太快了。

    前面是一個自動扶梯,而上面站滿了人。黑鱗面具男子直接跳到了黑色的扶手上面,沿著扶手,向下奔跑,很快沖到了一樓。

    “快追上他們!”兩個蜀山弟子速度也很快,修真者就是和平常人不一樣。他們兩個直接從護欄上,一躍而下,然后輕飄飄地落在地面上。

    一落地,兩個人又向著那黑影逃走的位置追了上去。

    這時候,方雯剛反映過來,自己的好朋友卻已經被搶走了。

    她咬著銀牙,掏出自己的手機來,撥打了一個號碼。

    “爸,麗麗被人劫走了,你要幫幫我!”

    先不談方雯的電話,先看那黑鱗面具男子。他抱胡麗麗,如若無物,速度依然飛快,眨眼之間,就沖出了這偌大的商場,跑到了外面的廣場之中。

    廣場上面,是一個很大的男子雕塑。這是根據商場的創建者本人,建造的一座雕像。高達五米多,石頭打造,站在那里有種冷冰冰的感覺。

    雕像的旁邊是音樂噴泉,隨著四周音響的節奏,不斷地改變著噴水的規律。而黑鱗面具男子一出來,就向著那雕像沖了過去。

    “妖孽,哪里跑!”兩個蜀山弟子也沖出來,一眼就看到了夜幕下的秦朝。兩個人同時發動背后的寶劍。

    “劍如長虹,流星疾影。如虹劍”兩個人一同念著劍語,仿佛男女二重唱,聲音特別的優美。但這種美麗的樂調,卻是殺人的旋律。

    一寬一窄,一長一短,化作兩道長虹,向著黑鱗面具男子就隔空襲了過來。

    但那男子似乎早就預料到對方會有這樣的攻擊,他一閃身,忽然沒入到噴泉的水流之中。

    靠著水流和朦朧的水霧,他隱藏了自己的身體。

    兩把長劍頓時失去了目標,旋繞了一圈,漂浮在空中。

    “師妹,定軍劍法第二式。”

    師兄囑咐了一句,然后掐著劍訣,改變了攻擊方式。

    師妹很默契地配合著自己的師兄,掐起了劍訣。

    “劍化百影,鋪天蓋地!分影劍!”

    兩把寶劍在空中直立起來,忽然各個化作十多吧劍影,嗖嗖的把這一片噴泉區域都給籠罩了起來。

    一座好好的雕像,頓時被那些劍影擊打出一個又一個的缺口來。上面的石屑不斷的亂飛,但卻沒有按照師兄的設想,把那兩個人給逼出來。

    胡麗麗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她的身體被那黑鱗面具男子緊緊地抱在懷中,那人用自己的身體,硬生生的扛下了所有的攻擊。

    劍影落在他的身上,發出叮叮當當的響聲,好像敲在鐵壁上一樣,無法撼動分毫。

    胡麗麗就算被這人抱著,都能感受到那劍影的鋒利。而現在,她感覺很安全,只因為這個人就在她身邊。

    一如當初的秦朝,忽然從街道旁邊沖出來,把她救下。

    同樣是那么的可靠……兩個人的身影,漸漸開始重疊。

    而這時候,那男子突然動了。他身形一閃,突然縱身而起,躍到了那雕像的正上方,踩在他那有些殘破不堪的腦袋上面。

    “閣下到底是什么人!”看到一輪劍影過后,對方依舊安然無恙,還跳的這么高,站在雕像上方,仿佛示威一般,蜀山弟子終于變了臉色,連稱呼的方式都不太一樣了。

    “師兄,他怎么會沒事!”旁邊的師妹也有些錯愕。先不說他們蜀山強大的定軍劍法,無人能擋。單說他們師兄妹這對寶劍,一把叫赤陽,一把叫幽月,都是難得的強大寶劍。

    要不是這次的任務,師父也不會把這兩把寶劍交給他們。

    本以為,憑借這樣的寶劍,別說是一個妖獸門的高手,就算是那曾經的老魔頭羅德復活,也能斗上一斗。

    但沒想到,這么強悍的攻擊之下,對方竟然毫發無損,這讓他們師兄妹有些接受不了。

    而上面的人只是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雖然剛剛是他在狼狽逃竄,但現在卻仿佛根本沒把兩個人看在眼里。所以,下面兩個人問話,上面的那個黑鱗面具男子,一聲都不回答。

    但他卻做了一個手勢,伸出他的大拇指,對著那蜀山弟子,然后狠狠地倒豎了下來。

    如此有侮辱性質的手勢,就算那師兄再笨,也能看的出來。他臉色一變再變,不由得怒道。

    “終究是魔道的人,竟然如此羞辱人。好,我徐仁峰,今天就用手中的劍斬妖除魔!”

    他讓自己的寶劍漂浮在身前,不斷掐著劍訣,

    “天火劍身,群魔退避!流火劍!”這師兄貌似在蜀山年輕一代弟子中,實力也算高超。他催動著全身的元氣,似乎打算使用第四招定軍劍術。

    但這時候,黑鱗面具男子卻不打算糾纏下去。因為周圍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忽然一招手,口中低沉地念叨了幾句。

    “御劍乘風,飛天而去!”隨后,在那兩個蜀山弟子的目瞪口呆中,一伸手,忽然召喚出一把黑色的寶劍,踩在他的腳下。

    “乘風劍!”

    話音落下,那寶劍托住他的身體,整個人漂浮了起來。

    接著,仿佛一顆黑夜里的流星,他的身影瞬間消失,飄飛的無影無蹤。

    “不能讓他們跑了,追!”師兄覺得事情有古怪,他也施展出乘風劍,和師妹一起,追著黑鱗面具男子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事情越來越非同一般了。本來應該是妖獸門的歹人,竟然施展出了蜀山的劍術。

    莫非,這個人是蜀山的叛徒?

    說不定!

    徐仁峰暗暗點頭,肯定了自己這個猜測。

    今天我徐仁峰,就要為蜀山除掉這個叛徒,這個隱患!

    “師妹,我們加速!”徐仁峰說完,又連續掐著劍訣,用元氣增強飛劍的速度。

    他師妹沈玉也催動體內并不磅礴的元氣,堅定地追隨著是師兄的腳步。

    哼,那個人竟然招惹師兄,他今天肯定是死定了。

    在蜀山年輕一代弟子之中,師兄雖然不是最優秀的,但實力也派的上前三。現在也是筑基末期的高手,定軍劍法更是修煉到了第五劍的水準。

    想除掉一個魔道的人,根本就是輕而易舉。

    自古以來,都是邪不勝正。沈玉相信,只要追上了那個狼狽而逃的家伙,就是他死的時候。

    而那人似乎元氣并不強悍,御劍的速度也沒有多快。不一會,二人就已經追上了那面具男,跟在他的身后。

    那人在城市上空飛了大半天,似乎也知道逃不掉,終于緩緩落到了一個空曠的天臺上面。

    “很好,看來你選擇好了你的墓地。”徐仁峰也催動寶劍,停在那里,冷冷地注視著面前的這個黑鱗面具男。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人給他的壓力特別的大,隱隱約約,竟然讓他有些畏懼。

    “師兄,殺了這個家伙!”沈玉說話一點都沒有淑女的味道,反而一身的殺氣。

    而黑鱗面具男并不說話,只是把懷中的胡麗麗放了下來,讓她躲到了一邊。

    接著,他一伸手,黑色的寶劍停留在空中,圍繞著他身體不停地旋轉。

    同時,另一只手拖出,一個黑色的鈴鐺飛了出來,漂浮在胡麗麗的身旁,似乎是一個很不錯的防御法寶。

    無論是黑劍,還是黑鈴鐺,都讓徐仁峰有些覬覦。

    很顯然,兩樣都不是凡品。如果能得到手的話,他的實力,肯定又會突飛猛進。

    說不定,這一屆蜀山年輕一代的封劍大會,他可以打敗一直壓在他頭頂的前兩位高手,成為第一名!

    這無疑,讓他有些興奮。對于這一次的斬妖除魔行動,也是勢在必得。

    “妖孽,準備受死吧!”說完,徐仁峰又讓赤陽劍漂浮在身前,然后念動劍語。

    “天火劍身,群魔退避!”

    一句劍語念誦完畢,黑鱗面具男子就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里有一股火燎燎的感覺。而那赤陽劍上,也是紅光大起,接著,轟的一聲,竟然燃燒出了熊熊的火焰,讓空氣都變得扭曲。

    “定軍第四劍!”沈玉帶著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師兄。她現在的修為,也只能勉強施展出乘風劍來。而這第四劍,她還暫時達不到。

    每次看到師兄使出第四劍來,她就覺得特別的興奮。好像用劍的人不是師兄,而是自己。

    黑鱗面具男也是瞳孔一縮,接著,他也祭起了自己的黑色寶劍,浮在空中,然后閃電一般向著對方刺了過去。

    “劍如長虹,流星疾影,如虹劍!”

    “流火劍!”

    兩個人最后幾乎同時喊出來,接著,兩把寶劍奪空而出,從空中撞擊到了一起。

    黑色的劍影竟然被彈到了一邊,而那紅色的劍影則夾帶著熊熊的火焰,如同飛火流星,繼續向著黑鱗面具男襲去。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我的美女老師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的美女老師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