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花將隕

作者:小農民 作品:官路逍遙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肖龍進的擔心根本用不著,此時會所里的汪顏才剛到迎客高峰,她極盡歡顏,在無底線的縱yù和金錢之間尋求著無比的快感,她萬萬想不到的是,這個夜晚,竟會是她最后的一次瘋狂。

    到凌晨一點多鐘,微微酒意的汪顏送走了貴客,數著一沓厚厚的人民幣笑了,今天的運氣還算可以,除去會所抽取的水頭,還凈入七千多。

    稍稍休息了一下,汪顏乘出租回去,她很注意保護自己,從來不酒駕,怕被查到后沒法說清,在公安面前,假身份是不好糊弄的。

    半小時后,汪顏到了樓下。

    上樓,開門進去,只有客廳的燈亮著,很靜。

    “戴總,在不在。”汪顏關上門,喊了一聲。

    無人應。

    汪顏走進臥室,開了燈。

    眼前的一幕,讓汪顏驚呆了,戴永同被綁在椅子上,一臉“鮮血”坐在墻角,嘴被膠帶牢牢封住。

    “別動,乖乖聽話,不讓你受罪,否則割斷你喉嚨。”躲在門后的肖龍進猛然竄出來,一把捂住汪顏的嘴,將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

    汪顏渾身發抖,不敢有半點反抗。

    肖龍進暗自得意,抬起匕首指著戴永同道,“那個老頭沒眼相,還他媽不服帖,等會我就割了他的蛋丸子,讓他活生生痛死。”

    說完這些,肖龍進將已經有些嚇傻的汪顏捆上,封住了嘴。

    “從現在開始,由我來問,你們聽著,需要詳細回答的時候,我會揭下膠帶給你們開口講。”肖龍進道,“其余的回答全都用搖頭不是點頭是,懂不懂。”

    汪顏機械地點點頭,戴永同則把頭歪向一邊,不予理會,肖龍進走到他身邊,猛地抽了他一個耳光。

    戴永同疼得直皺眉頭,狠狠地看了肖龍進一眼,也點了點頭。

    “啪”地一聲,肖龍進又狠勁甩了戴永同一個耳光,“媽的,還瞪我。”

    戴永同氣得一咬牙,低下頭來。

    “還他媽不服氣,老子活活抽死你。”肖龍進打完罵完,點了支煙坐下,大模大樣地說道:“先申明一下,我是求財不求sè,更不求命,只要你們好好配合,也就是錢的問題了,不耽誤兩位歡歡喜喜過新年。”

    這一次,戴永同先點了頭,汪顏隨后也跟上。

    肖龍進歪嘴一笑,問道:“你們手里有沒有現金。”

    戴永同看了看汪顏,沒做什么反應,汪顏猶豫了一陣,點了點頭。

    “還是女人聽話。”肖龍進起身到汪顏旁邊把她嘴上的膠帶撕開一條縫,“多少。”

    “一,一百萬。”汪顏用顫抖的聲音回答。

    “一百萬啊,不少。”肖龍進眉毛一抖,“在哪兒。”

    “在化妝臺底下,貼地放的,一個皮箱里。”汪顏舍得錢,這會她只想求保全。

    肖龍進又把汪顏的嘴封上,然后到化妝臺前面彎下腰掏出皮箱,打開一看,“喲,貨真價實啊,不會是假鈔吧。”

    汪顏趕緊搖了搖頭。

    “我覺著也不會。”肖龍進合上皮箱,笑道:“凡事取之有度,一百萬不少了,過個肥年綽綽有余。”

    汪顏一聽,眼神頓時松緩了許多。

    “哦,差點忘記一件事,安全問題。”肖龍進一個恍然,指指戴永同和汪顏,道:“現在手機的功能太強大,如果你們習慣xìng地設置了某些東西,將現在過程記錄下來,那是很不好的,所以為了我的安全起見,我要沒收你們的手機。”

    肖龍進說完,拿起汪顏的皮包,掏出她的手機,之后又到戴永同身邊,從他口袋掏出他的,又問道:“有沒有備用的。”

    戴永同不加猶豫地搖起了頭。

    “你他媽看樣就是個老piáo客,有備用手機也不會帶在身上。”肖龍進不屑地笑了笑,繼而轉向汪顏問道:“你呢,你可是這里的主人吶。”

    汪顏稍有猶豫。

    肖龍進馬上說道:“別不老實,如果我搜出來的話就讓你過不了這個年,搶劫一百萬,罪行不小了,不死也差不多,所以不在乎手上再多兩條人命。”

    聽到這里,汪顏很無奈地點點頭。

    “擱哪兒了。”肖龍進把她嘴上的膠帶再次揭開一條縫。

    “床頭柜。”汪顏道,“扳開擋板就能看到。”

    肖龍進假模假樣地走過去,“拿”出一部手機來,翻看了下,“喲,聯系人不多嘛,就一個人啊。”

    “那是跟家里單線聯系的。”汪顏急切地說道,“這位大哥跟你說實話,我也是犯了事的人,現在也是東躲xī zàng,所以你盡管放心,只管拿錢走人,我絕對是不會報案的。”

    “看來你這個女人很狡猾嘛。”肖龍進笑了起來,“還有沒有其他手機。”

    “沒,沒了。”汪顏下意識地搖起了頭。

    “你要對你說的話負責啊。”肖龍進上前一步逼近,瞪著汪顏道:“我提醒你一下,手機這東西一般不難找,如果我要動手再找到其他的,絕對會一刀挑斷你的頸部大動脈,看你的血能噴多高。”

    肖龍進邊說邊跳到床上,伸著脖子看看衣柜上面,然后又跳下來,拉開柜門,道:“衣服口袋是重點啊,有的人藏貴重的東西,就藏在不穿的衣服內兜里。”

    此刻的汪顏實在忍不住了,幾乎是哭著說道:“還有一部,就在柜角,用黑塑料袋包著的。”

    “cāo,老子早就找到了。”肖龍進回過頭怒視著汪顏,“我只是在考驗你老實不老實罷了,說,還有沒有其他的。”

    “沒,沒了,大哥,真的沒了。”汪顏的眼淚流了一臉,她害怕到了極點。

    “好吧,我先相信你。”肖龍進哼了一聲問道,“衣柜里的手機,又是跟誰單線聯系的。”

    “朋友,一個好朋友。”汪顏哭道。

    肖龍進沒回答,悄悄看了眼戴永同。

    戴永同不動神sè地輕輕一搖頭,接著便“嗚嗚”哼唧起來。

    肖龍進領會他的意思,過去給他揭開膠帶,“老東西,你有話。”

    “有,有啊。”戴永同大口喘著氣,看著汪顏道:“花錢消災,怎么樣都值得,你還有什么藏貴重東西的地方就都說出來吧,金銀首飾呢,一并拿出來,往后我再補償你就是。”

    “哦,對了,還有金銀首飾,弄不好還有大鉆石呢。”肖龍進受到啟發,給戴永同重新封上嘴后,走到汪顏面前,yīn冷地問道:“你貴重的首飾,都放哪兒了。”

    汪顏已近崩潰,“餐桌底下,正中間的一片地板是活動的,里面就是我的所有了。”

    肖龍進馬上推著汪顏走到餐廳,經指認后,他摳開了一片木地板,找到了兩個存折、兩顆足有十克拉的鉆戒,還有一個U盤。

    拿著這些東西,肖龍進又把汪顏推回到臥室,把東西朝床上一扔,說道:“好東西還不少吶。”

    戴永同看了一眼,U盤進入視線,頓時兩眼發光,他很清楚地意識到,汪顏已經沒了底牌,在她藏貴重東西的地方發現了U盤,里面極有可能就是有關他的證據備份。

    喜不自禁的戴永同悄悄給肖龍進使了個眼sè。

    肖龍進自然明白,拿起鉆戒裝進口袋,道:“雖然剛才我說過取之有度,一百萬夠了,但在看到這兩顆鉆戒之后,我不得不食言,貪婪啊,是人的本xìng。”

    “拿吧,不過存折就別動了。”戴永同假裝哀求道,“給我們也留一點。”

    “沒問題。”肖龍進一聳肩,“哦,還差點忘了,為了確保我的安全,還得讓你們做件事。”

    說完,肖龍進到客廳倒了杯溫水,回來后又拿出準備好的四顆安眠藥,“你們一人吃兩顆,我看著你們睡去后就走,而你們呢,一覺醒來后無非就是少了點錢財,其他沒有什么損失。”

    做“示范”的當然是戴永同,肖龍進走到他面前問可不可以,戴永同他點了點頭,肖龍進便假裝丟了兩顆藥在他嘴里,然后給他喝水咽下去,末了,肖龍進還做了個樣子,捏開他的嘴檢查了一下。

    隨后,就輪到了汪顏,肖龍進真給她吃了兩顆。

    二十分鐘后,汪顏真的睡著了。

    “快給我松綁。”此時,戴永同叫了起來,“你他娘的還真打我,還這么狠,平rì里是不是對我有不滿的地方。”

    “沒,沒有的事啊。”肖龍進邊給戴永同松綁邊道,“老板,不是為了讓汪顏相信嘛,你看現在多好,她乖乖地把藥吃了,一動不動,等會我給她再灌一點,然后捂死她,而她身上一點反抗的傷痕都沒有,多么像厭世吞食安眠藥平靜地離去啊。”

    “行了,你去準備動手吧,先把安眠藥量給她灌足。”戴永同摸了摸有點腫的臉,“我來把為她準備好的遺書打印一下。”

    肖龍進點點頭,到客廳把一瓶安眠藥放進一個玻璃杯,然后用盡量少的水溶解,端了進來。

    “老板,來幫個忙,捏住汪顏的鼻子。”肖龍進道,“讓她用嘴呼吸,把安眠藥湯帶進去。”

    “放屁。”戴永同道,“這種狀態很容易嗆進氣管,萬一法醫查驗到異常,不是要壞事。”

    “哦。”肖龍進道,“那就用皮管直接灌到胃里吧。”

    戴永同嘆了口氣,沒吱聲。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官路逍遙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官路逍遙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