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婉約歌聲

作者:蕭鼎 作品:天影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月光之下,那個少女雙腳懸空地坐在木屋的窗臺上,一手搭著窗框,一手放在腿上。夜風幽幽吹來,拂起她的一片衣角。偶爾她的腳會輕輕踢動幾下,似與風纏綿,又像突然浮起的童真,只為單純的好玩。

    在她的唇邊,有一絲突然的微笑,清淡卻溫和,就像是一個十歲女孩本該有的模樣。

    夜色已深了,月光清寒。不知為什么,她卻依然沒有離去的意思。

    她就這樣忽然安靜下來,既不向陸塵追問阿土的下落,也不對陸塵惡言相向。陸塵在那瞬間,突然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只覺得白蓮似乎只是單純地坐在那邊玩耍而已。

    不過陸塵當然不可能真的將眼前這個女孩當作普通的十歲少女,開玩笑,以她前幾次展露的手段之兇狠毒辣,陸塵覺得自己但凡是道行經驗稍微差一些,就根本已經看不到今晚的月亮了。

    不過這樣僵持下去似乎也不是個辦法,白蓮似乎完全不在乎的樣子,但這地方是陸塵的木屋,至少陸塵今晚還想睡個覺的。有白蓮這樣一個異常危險的女孩坐在窗臺上,哪怕陸塵膽子再大,他覺得自己也不敢閉上眼睛。

    所以,陸塵覺得自己還是要跟白蓮說一下,心想既然大家都沒話說了不如就此一拍兩散各回各家睡大覺豈不是最好?當他正要開口的時候,忽然卻聽到白蓮口中驀地傳出了一陣低哼聲音,慢慢地像是她開始低聲唱著一首小曲:

    月牙彎彎,

    照見合歡。

    紅色衣裳,

    為誰梳妝?

    咿呀……

    流年似水,

    白頭慌張。

    朝見紅妝,

    暮隔千山。

    咿呀……

    這首曲子短小簡單,詞意婉約,在她口中唱來卻是有一絲落寞孤獨之意,就像是一個孤獨女子滿懷幽思,渾然不似她這個年紀所該有的滋味。

    不過在見識過白蓮那些兇狠手段的陸塵眼中,他早就沒把白蓮看作是小女孩了,只是雖然如此,在聽到這一首歌曲時,他仍是有一絲突如其來的莫名恍惚。

    月光照在白蓮絕美的臉龐上,有恍如仙子般出塵的氣息,她的歌聲也像是回蕩在九天之上的聲音,音色輕靈剔透,幾乎到了完美境地,讓人一下子就融入其中,仿佛看到了歌曲中那個心懷思念的女子。

    夜色幽幽,冷風寂寂,她的歌聲漸漸低落,然后消失不見。

    陸塵忽然開口道:“這首歌,你是從哪里學來的?”

    白蓮轉頭看了他一眼,道:“你問這個做什么?”頓了一下后,又問道:“我唱得怎樣,可好聽么?”

    陸塵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道:“確實好聽,你的聲音非比尋常,這支小曲在你口中唱出來,可以說是多了幾分仙靈之氣。”

    “哈!”白蓮嘻嘻一笑,似乎忽然間很是歡喜,然后自言自語道,“我就說嘛,像我這樣的天才人物,怎么可能會有事情做不好呢,就是唱歌也一定唱得最好聽!”

    陸塵輕聲道:“這歌我聽得有些耳熟,好像以前什么時候曾經聽過的,你能告訴我嗎?”

    白蓮笑了起來,然后道:“不行。”

    陸塵一怔,道:“為什么?”

    白蓮道:“我高興啊,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想告訴你,就不告訴你了!”

    陸塵啞然。

    白蓮看著他的樣子,似乎有些高興,然后又略帶得意地道:“得了吧,你今天可是夠幸運了,告訴你這世上可沒人能聽到我唱曲子呢,你是第一個,所以你天亮以后可以去燒高香了!”

    陸塵心中一動,看著白蓮,道:“這樣啊,那我確實運氣不錯。不過我聽你唱得這么好聽,不管誰聽到都喜歡啊,為什么沒有其他人聽過……”

    白蓮臉色僵了一下,目光微微低垂,道:“也沒人愿意聽啊,他們都希望我……嗯,都想讓我好好修煉做一番大事呢。”說著,她好像忽然心中有塊石頭被無意中搬開了一樣,神情猛地松快起來,抬起雙手伸了個懶腰,臉色慵懶,還歪了歪頭有些怪沒形象的感覺,然后說道:“所以說啊,雖然你這人不是好人,一肚子壞水,但看來看去,似乎也就只有在你這里,我才能自由自在地唱歌罵人啊。是不是啊,混賬!”

    陸塵聽到她罵粗話也不生氣,凝視她好一會后,忽然間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你這小小年紀的,以前到底過的是什么日子啊……”

    “嘿嘿,隨便騙你幾句,你還當真了!”白蓮忽然笑出聲來,指著陸塵搖頭笑道,“看你那傻樣,是不是還想安慰我,或是要救我出苦海啊?”

    陸塵聳聳肩,沒有說話。

    白蓮嘿的一聲跳下了窗臺,對著陸塵揮揮手,道:“那只狗身上有我想知道的秘密,我一定還會再來的,你別想躲開我。”說著,便腳步輕快地向遠方走去。

    陸塵看著她的背影,見到她的腳步蹦蹦跳跳,似乎在這個冷清的深夜里,她的心情真的比之前好了不少。

    大概……是吧?

    ※※※

    距離本月十五日召開宗門評議會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所以近日來昆侖派上下都多了一絲緊張肅穆的氣氛。

    這種評議會也是老祖宗們傳下來的規矩,一年一次,回顧往年展望未來,評定諸多事宜,其中關系到不少宗門內資源靈材重新分配,所以可以說是昆侖派中最重大的大事。

    按照昆侖門規,宗門評議會慣例上金丹境以上修士都可以列席,所有元嬰真人以上的修士都必須出席。當然了,化神真君這般至高無上的存在還是有特權的。不過在過去幾年中,確切地說,是閑月真人出任掌門真人后,白晨真君在每一年的宗門評議會上都有出現,反倒是天瀾真君因為在真仙盟中諸事繁忙,反而沒怎么回來參加。

    一年一度的大事,當然是要慎重對待,天昆峰正陽大殿上,這些日子里已經有人開始妝點布置了,宗門里其他的大事小事,也都逐漸安靜下來,要讓位給這一年中最重大的時候。

    陸塵依然在安靜地等待著月圓之夜的到來。

    不過對于那個神秘的魔教內奸暗中布置在月圓之夜時相見,陸塵心中還是有許多疑惑的,別的不說,這如此湊巧地和昆侖派一年中最盛大的大事同一天發生,難道又是一個巧合?

    陸塵并不相信,他覺得這其中或許還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蹊蹺曲折地方。然而他現在仍然對那個魔教內奸一無所知,所能做的,也唯有等待了,與此同時,他也盤算著是不是趁著這幾天趕快下山一次,將黑狗阿土從昆吾城中帶走。

    至少扔到城外的山林中去也好吧。

    沒有人會猜到陸塵如今心里的各種盤算計較,昆侖派上上下下都在有條不紊地忙碌著,閑月真人總攬全局,但各種多如牛毛的雜事瑣事,督辦掌管的人卻不是他,而是閑月真人的師弟卓賢。

    身為一個金丹修士,又是白晨真君的二弟子,還是掌門真人的師弟,卓賢多年來在昆侖派中也是聲名顯赫,包括大多數元嬰真人在內的修士對他都禮敬三分。

    卓賢也是一個十分有能力的人,精明強干,大事小事一把抓卻幾乎從不出錯,向來深得白晨真君和閑月真人的信任。

    這一天在天穹云間上的冬峰,卓賢走出洞府時,一轉頭便看到了離自己洞府不遠處的屬于三師妹的洞府門口,白蓮正站在那兒,有些出神地望著遠方。

    風雪漫天飄灑著,在如天地奇景般的冬峰上悠然飄落,白蓮身穿一身雪貂白裘,站在那兒便如同一個絕美的雕像一般,漂亮得令人窒息。

    不過卓賢年歲大閱歷見識早已深厚,并沒有太過驚詫,只是微笑著道:“師妹,這么早就起來了啊?”

    白蓮轉過身來,面色清冷,一如這漫天冰冷的雪花,禮貌而帶著一絲疏離感,對卓賢行了一禮,道:“二師兄,早!”

    卓賢點了點頭,道:“為兄今日要下山忙,白天可能就不回來了,你一個人在山上小心些。”

    白蓮道:“小妹知道了,師兄放心。”

    卓賢笑了笑,剛想轉身離開,忽然卻聽到白蓮突然又開口問了一句,道:“二師兄,我有句話想向你請教一下。”

    卓賢停下腳步,道:“師妹有話請說。”

    白蓮道:“我聽說山下……也就是宗門里,近日有件事一直鬧得很大,就是有魔教奸細潛入我們昆侖派中,還殺了一個無辜弟子?”

    卓賢沉默了片刻,隨即點了點頭,道:“確有此事。死去的那弟子名叫賀長生,當年祖上也曾經是我們昆侖派的弟子,后來家道中落,但到了他這一輩看起來有點想要振作的樣子,可惜卻遇上了這樣的事。”

    白蓮皺了皺眉,道:“賀家我以前好像也聽人說過一次,但也沒有太多印象。不過這魔教殺人作惡,咱們怎么不去抓住他們?”

    卓賢道:“已經派人查了,可恨那魔教妖人奸詐,至今我們也沒查出什么來,反而還無故多生了一些事端出來。”

    “何毅?”白蓮看了他一眼,問道。

    卓賢略感意外,但隨即想到白蓮的家世,便也釋然,道:“是他。”

    “聽說他最近不太好吧?”白蓮問道。

    卓賢有些奇怪地看了白蓮一眼,平日里這個女孩很少會說這么多的話。不過他還是耐心地道:“嗯,聽說他在追查的過程中與昆吾城的蘇家有些沖突,最近也被他師父抓了回去,重新閉關去了。不過怎么說呢,這次他似乎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白蓮有些詫異,道:“此話怎講?”

    卓賢淡淡地道:“聽說前日他以大毅力降伏心魔,于激憤之中化悲痛為宏力,一舉沖破金丹境,如今已是和為兄我一樣,是一位金丹修士了。”

    他看著白蓮微微一笑,悠然道:“以他這個年紀來說,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未完待續。)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天影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天影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