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鬧事(第三更)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作品:庶子風流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這國子監就如同是個大雜燴,什么人都有,有舉人,也有落第的秀才,甚至還有特么連秀才都考不中的花錢買進學里的童生。([[[〈 ?( ?

    這也是為何真正有資格的人不肯去國子監的原因,丟不起人啊。

    而葉春秋父子卻并不介意這些,反正要來南京準備會試,國子監愿意提供住宿和伙食,也沒什么不好的。

    他們即便入了國子監,那也一般不必去上什么課的,給人上課還差不多。

    可是這位張兄,又是什么途徑的呢?

    “張兄!”葉春秋朝他作揖。

    張龍瞇著他本就狹長的眼睛,似乎隱隱認出了葉春秋了,他驚喜地道:“呀,是葉解元!葉解元,當初咱們見面,我哪里料到你竟然中了解元,哎呀……葉解元大名如雷貫耳,請受我一拜。”說罷,忙不迭的還禮。

    這個人不是什么好人,當初就是他糊弄自己的那個族叔的,不過葉春秋并不介意,反正他是杭州人,算是同鄉,而自己只需提防一些也就是了。

    “葉解元也來入監?”張龍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肥肉都禁不住抖動,他顯得很驚詫地看著葉春秋:“葉兄乃是正兒八經的舉人,又是解元,何必來國子監?這國子監里,十有**都是像我這種靠著爹娘花錢買進來的……噢,我比葉解元早來了幾天,你是不知啊,哎哎呀,而今真是風云際會,不過葉解元來得正好了,可有樂子瞧了,你是不知啊,這貢生們在鬧事呢,要內懲奸賊,外誅****,哈哈……”

    葉春秋的腦子有些蒙,疑惑地道:“誰是奸賊,誰是****?”

    “劉瑾!”張龍笑著道:“你是不知,前些日子,南京吏部尚書王華中毒了,是在茶水里中的毒,嗯……至今昏迷不醒,行宮里的御醫來看診,都是束手無策,大抵……怕是要一命嗚呼了,現在只等最后一口氣消下,準備喪呢。”

    “你是不知啊。”一說到這個八卦,張龍特便顯得龍精虎猛,眼睛都亮了:“你想想看,這王部堂是什么人哪,哎呀呀,這可是帝師,位居極品的吏部天官,門生故吏遍布天下,這是多少生員敬仰的對象,便是天子在他面前,也得乖乖叫他一聲師傅,內閣里的輔學士,也要尊稱他一句少傅的。”

    葉春秋不由道:“既是中毒,查明就是,為何……”

    張龍搖了搖頭,隨即道:“你是不知,當初陛下初登大寶,最有機會入閣的便是這位王部堂了,當時那奸賊劉瑾,對他也是有所忌憚,所以放出話去,說是王部堂若是肯去拜會他,和他交個朋友,他便能促成此事,誰曉得王部堂不為所動,將劉瑾當成了空氣,那劉瑾與他自此交惡,再加上王部堂的兒子王守仁又對劉瑾處處針鋒相對,因而劉瑾勃然大怒,日夜在陛下的跟前說王部堂的壞話,呵呵……這王華是什么人,這可是帝師,不看僧面還得看佛面呢,陛下怎么肯對自己師傅狠心,起初自然是不準,這劉瑾便又說,南京吏部關系重大,需要陛下身邊信得過的人去擔當這個重任,陛下這才松了口,明升暗降,將王部堂調來了南京吏部。”

    張龍連珠炮似的說出諸多秘辛:“可是你也不想想看,雖然是將王部堂流到了南京,可是那劉瑾都為人,睚眥必報,會放過王公嗎?此次王部堂突然毒,現在兩京的官員士人都懷疑是劉瑾所為,其他人還隱而不,葉解元,可是這里是國子監啊……”

    他眼睛放光,滿是期待地繼續道:“貢生們已經鬧騰起來了,前幾日就有人陳情,直接去了南京都察院,要求都察院御史火彈劾劉瑾,還要求陛下立即處死劉瑾,結果都察院那兒暫時還沒有風聲,只說這件事會徹查,彈劾劉瑾者也是寥寥,御史們雖然風聞奏事,可是對付劉瑾,沒有確鑿的證據,誰敢充這個大頭,哎呀呀……我是萬萬想不到啊,想不到今兒又鬧了起來,大家聚在一處,跑去請祭酒大人出面,祭酒大人閉門不出,他們又去尋學正和訓導,這些學官也不肯出來……”

    張龍激動得手舞足蹈,連聲音都在顫抖:“你看,這不就等于是火上澆油了嗎?啊……你看,好大的火,火光沖天,便如我心中騰騰燒起來的火焰,我也怒火中燒,不成,我也要去陳情不可,去誅劉瑾了啊。”

    葉春秋見他說得大義凜然,可就是感覺哪里不對,特么的,明明你們這些人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好嗎?

    葉春秋見他嗷嗷叫著要去與那些國子監外頭聚集起來的監生們會和,連忙拉住他道:“張兄,張兄,且慢,且慢,這國子監現在失火,豈不是沒了住處?不知今日還管不管飯,噢,學官們可都是在的吧?”

    張龍斜眼看他,露出一臉的鄙視,大義凜然地道:“國家養士百二十年,仗義死節的當口上,你竟還想著吃飯?”

    臥槽,居然被這個渣渣鄙視了。

    張龍說罷,肥碩的身子一扭,再不管葉春秋,已是毫不猶豫地去與‘大部隊’會和了。

    葉春秋目瞪口呆地看著遠處滾滾的煙塵和叫囂的人群,搖搖頭,對葉景道:“爹,先找個客棧下榻吧。”

    葉景顯然也是沒興致湊那個熱鬧,點著頭道:“也好,剛才沿途上,我看到一個叫‘高升’的客棧,似乎門臉還算不錯。”

    于是二人便原路返回,一路步行。

    走了片刻,就見一隊隊明火執仗的官兵來了,直接朝著國子監方向撲去,一看就是五軍營的精銳,個個殺氣騰騰,這父子二人頭戴著綸巾,又是從國子監方向來的,便立即被一個小校截住,喝道:“是什么人,要往哪里去?”

    葉春秋忙是作揖,道:“學生……”

    “春秋。”就在此時,一個軍官騎馬而來,卻是朝著葉春秋大喊。

    (未完待續。)8

    </br>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庶子風流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庶子風流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