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卻只能分道揚鑣(下)

作者:板磚軍師 作品:異界的艾澤拉斯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奧術是什么?奧術是法師的內在體現。精神是什么?精神是法師本質在現實世界中的重演。

    有人問夏恩,他會毫不保留地告知上面兩個答案。

    克爾蘇加德的宅邸并不幽暗,相反,沒有一個角落不在燈光照耀下,那是因為沒有一個角落不放存有書卷,它們有手稿,有卷軸,也有書本。

    夏恩站在門口看見克爾蘇加德,除去陰寒的精神,他也就是個醉心奧術研究的施法學者。

    他穿得非常正式,面貌一絲不茍地修繕一新。

    “沒有晚宴,也沒有客人,只有我們兩個人,你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我覺得正好”

    夏恩說道,瞬時,感知掃過每一個瞬間,克爾蘇加德很愛他的宅邸,墻壁內鑲嵌了加固法術,也很注重隱秘,給主體添加了遮斷法術。

    房間內,隨處可以看見小書寫臺上放置了墨水,筆和魔法紙卷。與其說是一棟住宅,不如說是一間圖書館。

    夏恩卻沒有絲毫不自然,奧術學者的房間,那樣才合理。

    “我們為什么要追求奧術?”

    兩個問題對不同階段的法師答案不同,對目的不同的法師答案也不同。克爾蘇加德那一圈圈向外擴散的寒冷精神,告訴夏恩,他追求奧術的心念堅硬到冰冷。不過,他的精神,有種陰暗屬性,與冰冷兩者綜合,觀感就變成了陰寒。

    而夏恩的答案是:追求無需理由。

    “對,追求奧術不需要理由”

    這點,克爾蘇加德與夏恩極其像,狂熱度甚至要超出夏恩,脫離了道德束縛,最純粹地追求奧術,可他被理解與接受。

    “我為什么研究通靈術?”他說著指像書桌上的手稿,數本卷軸在他指揮下飛到兩人之間。每本表面亮白的魔法符文,代表了智慧與知識。每一個符文由幾百個細小的魔法符號組成,感知下,一個符文就是一段知識。

    卷軸打開,克爾蘇加德揮手拂過激活符文,無數魔法符號印在夏恩視網膜里,瞬時記憶統統捕捉它們,記憶到腦中。

    “我們的世界是個可悲的世界,有無盡的奧術知識,卻只給我們有限的生命。想到我會像安東尼達斯那樣老去,就感到恐懼,成為某個孤魂野鬼徘徊在世間,等待消失或者被空虛折磨得瘋狂。所以我就想到了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夏恩是個優秀的聆聽者,他很快問道。

    “首先我們要明白,存在的定義,我們靠怎么證明自己存在。”克爾蘇加德說得很平緩:“記憶?靈魂?都不是。”

    “我思故我在”夏恩接話說道。當我懷疑一切事物的存在時,我卻不用懷疑我本身的思想,因為此時我唯一可以確定的事就是我自己思想的存在。

    說到底他們兩個是相似的人,擁有共同的追求,能為了奧術,不是余力地吸收任何知識。

    “只有我在思考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自己存在。然后我發現了一條通往不朽的道路,肉體,靈魂都是思想的載體,但它們都會隨著時間朽壞,思想需要有一個不朽的載體,便可以永恒存在,研究那無盡的奧術。”

    他克爾蘇加德在研究不朽?夏恩為之震驚,隨后很快淡然,沒有人的命運是偶然,各人的思想與意志,決定了命運的終點是必然的,他很早埋下了成大巫妖的種子。

    “為此我,已經有點成果。”

    說完,克爾蘇加德與奧術光輝中瞬移離去。夏恩感知一下,跟隨瞬移。

    這是個十幾米寬闊的地下溶洞,抬頭觀察,人工開鑿的痕跡四處都是,位置處于達拉然地下五十米左右。溶洞用加固符文支撐結構,整個空間只懸了一點光亮術,水汽透過泥土渾濁了空氣,空間顯得又陰暗又潮濕。

    離夏恩不遠的地面上被開出一口兩米寬的深井,克爾蘇加德正站在井邊。

    “除了你我,只有安東尼達斯知道”

    “這是什么”

    “負能量井”

    克爾蘇加德嘴唇輕動,你念念有此,他的雙手像是抓住了某個東西,向上托舉,直至高舉過頭頂。隨著他的動作,一股不同于奧術的能量解封,泉水樣噴發,幽暗的,冰涼的,如水打濕夏恩的腳跟,并且蔓延過胸口,最后是頭頂。

    夏恩不覺得皺眉,他用精神自動排開那些能量,可作用不大,精神正被一點點感染,很微小的一絲改變,卻依然不喜。他的奧術道路是純凈的平衡,容不下別的雜質,于是收回全部精神,保守一點,把影響減少到最低。

    “這種能量,可以改變肉體和精神,接近另外一種狀態。”

    在夏恩眼中,克爾蘇加德精神力的陰暗正是來自這些能量。

    “你也感覺到不同了吧,我研究這種能量與所謂的圣光剛好相反,它能改變肉體和精神。”

    負能量,夏恩學過,往往陰魂生物非常喜歡聚集在附近。艾澤拉斯所有‘非存活’的生物,都帶有負能量。長期處于負能量輻射下,會改變一些對施法者很重要的本質。

    “克爾蘇加德法師,你應該明白負能量的危害,你的本質正向非存活靠攏,但結果只有腐朽地死去。”夏恩說著,他已經看見了必然。

    “我當然明白,但是那又如何,一切都是為了奧術。我們不是精靈,也不是巨龍,沒有長久的生命,夏恩法師你不會明白。”

    他轉身,一圈圈的寒冷精神蕩漾,目光卻釋放出灼灼炙熱。

    夏恩很好地保護著自己,像巖石分隔水波,分隔開蕩漾的陰寒。

    “你就不怕失敗嗎?”

    “失敗?也許,但那又如何,我正好用我的失敗,告訴后來者此路不通!我重來就不認為,我一個人可以研究所有奧術。”

    他的炙熱情緒隨著這句話平息,變得十分冷靜,一圈圈蕩漾的精神反而更加激昂。

    “奧術的道路是孤獨的。法師間因為見解不同相互排擠,甚至大打出手。在達拉然,沒有人理解我的想法,沒有人認同我的道路,我很寂寞,夏恩法師,我很寂寞,但那又如何,我堅定我的道路。”

    夏恩不說話,克爾蘇加德的精神越來越強,帶動水汽凝結成了冰霜,他的精神正在升華,突破掉本身的限制,向另外一個境界前進,大師的境界。他的精神,夏恩了解,處在七環邊緣,此時突破了限制毫無疑問地成為大師。

    精神一圈圈激蕩。

    因為距離過近,那寒冷的精神幾乎實質化為液態,侵蝕著夏恩的防御。冰冷的想要刺穿精神,著攻擊下,他忽然理解了克爾蘇加德的奧術道路,冰冷的堅定:行走在冰冷道路上的堅定孤寂者,他拋棄了一切,堅定地走著。

    但是肉體不存在,精神被改變,自己還是自己么。夏恩的道路終究與他不同。

    精神升華的時間不長,但是克爾蘇加德卻好象頓時開了一道大門,精神拼命的接受著什么,波動得異常劇烈,頓時,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宛如石雕。

    估計會有很久,夏恩結束這次會面,傳送回達拉然地面,腳下傳來克爾蘇加德的精神回響。

    時間很晚了,踏過學院草地,約莫一千步,他看見自己房屋還亮著燈。

    “導師,你離去的時候有位郵差先生送來了這個。”

    剛進門,學徒送來一只包裹。夏恩打開,居然是個魔法口袋,里面裝了整整幾十打書本,和一封信。

    “夏恩法師,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決定與你絕交。并不是你的原因,而是由于我不想因為我們走的過近對你造成不良影響。

    我知道們是相同人,正因為相同,我對你的道路嗤之以鼻,你對我的道路必不認同。可我也知道,你不是對知識帶有偏見的人,我多年來的研究手稿交給你,如果我失敗了,也不至于我的知識失傳。”

    落款:和你絕交的友人,克爾蘇加德。

    “導師,里面是什么?”

    兩只學徒,擠破小腦袋往里面看。

    “不是你們能看的”夏恩收好魔法口袋,信封被做一個書簽,夾在書本里。

    “薩莎娜,卡爾琳達”

    “在”

    “如果你們遇見一個一百句話不到,就能了解自己的朋友,一定要珍惜。”

    默契也是友誼,夏恩翻開手掌三只炎爆術火球,旋轉著靠攏,純凈的平衡絕對沒錯。

    他同樣堅定。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異界的艾澤拉斯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異界的艾澤拉斯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