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潛伏

作者:時間的守護者 作品:阿拉德之劍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獵物已經徹底失去反抗之力,魔鷲戰艦又怎么會讓其輕易消失?

    突然之間,魔鷲戰艦的尾部推進器上爆開了一圈火環,接著,這足有八十多米長的龐然大物,以與其尺寸完全不相符合的速度飛馳而至,竟然在幾個呼吸之間便已經飛到了獨角鯨號的正上方。

    緊接著,從其雙翼之下,突然探出兩只足有十幾米長的三趾巨爪。

    這兩個爪子猛地抓下,就仿佛一只魚鷹在捕捉小魚一般,直接將正在墜落中的獨角鯨號給牢牢地擒在了爪中!

    劇烈的沖擊之下,整條獨角鯨號都快要散架了,龍骨更是七歪八扭,完全失去了原來的樣子。它的船體開始不斷崩潰,大量的碎屑,從魔鷲爪間的罅隙里漏出去,落下了云海。

    照這個趨勢,用不了幾分鐘,整個獨角鯨號就會直接散架。不過,既然花費了這么大工夫將其從墜落的邊緣撈上來,藍色真理教派的人又怎么會真的任憑其散落?

    很快,從魔鷲戰艦的多個出口處,一架又一架的先鋒艇涌了出來,它們紛紛放出抓鉤和鋼索,以將破碎的獨角鯨號漸漸收攏,使其不再崩潰。

    同時,更有不少攜帶著滑翔翼的高手,大膽地直接跳到了獨角鯨號上,就這樣開始了搜索行動。

    然而,就在此時,從獨角鯨號那遍布彈痕的甲板之下,突然傳出了一聲帶著淡淡龍威的巨大咆哮聲!

    下一刻,一條有著兩個頭的翼龍,從甲板中破殼而出,瘋狂地向著四周噴射起了冰冷的凍霧!

    “竟然是……亡靈?”圣使冷哼了一聲,語調里帶著藏不住的輕蔑,然而,在那兜帽隱藏下的表情之中,卻是暗含著一絲忌憚。

    對于心靈異能來說,亡靈無疑是最棘手的敵人了。

    他們已經死過了一次,如今是憑借著死亡之力活動,思維全部都在靈魂之中進行,而非大腦之中,這些特性,使得亡靈對于心靈異能完全免疫,而對于以心靈力量施展出的魔法,都有著極高的抗性,可以說,這是圣使所在的種族最痛恨難纏的對手了。

    就像現在,剛才圣使明明以心靈感應探查過了獨角鯨號,確認上面不再有任何思維跡象,這才讓魔鷲戰艦的成員上去進行搜索工作。

    但沒有想到,這船中竟然藏著一條亡靈翼龍,還是雙頭的變異種。

    一時之間,習慣了圣使指令的船員們,頓時有些猝不及防,當場就有兩名覺醒者直接被翼龍凍成了冰雕,接著一爪子給徹底拍散!

    下一刻,這條雙頭翼龍騰空而起,對著一艘先鋒艇就撲了過去。這條先鋒艇連忙躲避,結果因為空間狹窄的關系,又撞上了另一條先鋒艇,一時之間,場面變得混亂不堪。到處都是擠在一起無法發揮出力量的飛行載具,只剩下那條翼龍在橫沖直撞。

    “一幫廢物!”圣使再次出聲評價道,身形一晃,竟然從艦橋上直接消失。

    心靈異能,斗轉星移!

    不需要使用什么魔法陣作為輔助,也不需要吟唱咒文,只是一念之間,圣使就已經從艦橋上,直接轉移到了魔鷲戰艦之外。

    他就那樣懸浮在半空之中,冷冷地看著幾十米外被扣在鋼鐵巨爪中的獨角鯨號,以及在半空中肆意噴吐冰霜,瘋狂發動攻擊的雙頭翼龍,接著,這才開始真正吟唱起咒文來。

    元素師技能,烈焰沖擊。

    伴隨著那咒文,一道火柱突然從虛空中升起,將雙頭翼龍整個罩在其中。

    接著,又是一片厚重的冰墻豎了起來,如同囚籠一般,將雙頭翼龍困在中間。

    寒冰囚籠,烈焰燒烤,很快,對于火焰抗性極差的雙頭翼龍,便吃不消了。它哀嚎著一次次撞擊著冰墻,但最終,卻是令自己被撞得四分五裂,化為一段段骨頭落了下去,直至被火焰徹底燒成灰燼。

    亡靈確實是心靈異能的最大克星。

    但非常遺憾,它卻絕對不是這強大無比的圣使的對手。

    只是舉手抬足之間,這條60級的雙頭翼龍,便已經成為了歷史。

    “開始搜索吧。”

    圣使并沒有開口下達命令,他也不需要這么做。

    在情緒不好的時候,他都會動用心靈力量,直接以強大的威壓,將自己的意思打入到周圍所有人的腦海之中,就比如現在,就算隔著數百米遠的船員,也能清晰地聽到這句話。

    每個人的腦子都被這并不響亮的聲音弄得頭疼欲裂,但是沒有人敢抱怨,包括那幾名達到了60級的隊長,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按照圣使的意思去做。

    搜索再次開始了,這一次,不再有任何阻礙。

    當然,也不會有任何收獲。

    藍色真理教派最后得到的,除了一大堆毫無用處的殘骸以外,就只有兩具被爆炸弄得根本辨別不出身份,甚至連是不是智慧種族都判斷不出來的焦黑軀體而已。

    這兩具軀體自然不是米狄和萊茵哈特。

    因為此時此刻,兩人已經進入到了魔鷲戰艦之中,并且小心地找了個地方潛伏了起來。

    潛伏,從一開始,這便是米狄的目標。

    既然遠程空戰完全沒有勝算,那么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進行貼身戰了,換言之,從內部進行破壞。這是很簡單、明確而且又直接的戰術策略,只不過,若真要實現它,卻是難上加難,甚至必須承擔極大的風險,就如同賭博一樣。

    若是只有米狄和萊茵哈特兩個人的話,這戰術基本上根本沒有辦法實施,好在,總算還有一條雙頭翼龍可供驅使,而且,它恰好是一條亡靈翼龍,心靈異能的最大克星。

    于是,一條極為復雜的計策,便在米狄的腦海中成型了。

    一開始在遭受到魔鷲戰艦猛烈攻擊的時候,其實這個戰術已經開始悄無聲息地展開了。

    最基本的一點,就是要保證獨角鯨號的大致完整。

    雖說它會墜落這件事毫無懸念,但是當墜落發生時,這條飛空艇必須具有足夠的價值,至少要讓人有想看看里面有什么的念頭才行。否則的話,藍色真理教派的人根本連看都不會看一眼,更別提過來進行打撈了。

    所以米狄才會不惜消耗力量,施展出隔空的拔刀斬,擊落那些威力巨大的導彈,其目的,就是為了避免獨角鯨號被直接摧毀。

    雙方的心理較量,其實在這一階段已經展開了。

    而之后,正如米狄所愿,魔鷲戰艦啟動了最強的瞬時加速技能,過來抓住了尚還完好的獨角鯨號,企圖從中挖掘出情報。

    接下來,便要靠“噩夢之手”懷斯曼的亡靈煉金術的力量了。

    因為盡管可以藏身在獨角鯨號的殘骸之中,但對于圣使的心靈感應來說,整個戰況一覽無遺。如果米狄和萊茵哈特還保持著戰斗狀態,將會被他立刻察覺,根本沒有潛入的可能。

    當然,如果運用魔力進行對抗的話,結果也是一樣,圣使將會察覺有人在抵抗他的感應,一樣會充滿警惕。

    所以,在獨角鯨號被打撈的同時,米狄和萊茵哈特唯一的選擇,就是保持冥想無我的狀態,這樣才能讓對方認為,飛空艇上的人已經死光了。

    剩下的,就是將指令通過令牌,事先下達給亡靈翼龍了。

    萊茵哈特下達的指令是,“一旦被打擾就立刻發動攻擊,掃清一切移動物體”。

    簡單,但是非常有效。

    只要探索獨角鯨號,就一定會觸發亡靈翼龍的攻擊,而亡靈翼龍攻擊,就會導致攻擊對象動得更加厲害,從而進一步強化攻擊判定,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事實上,當時的情形確實混亂無比,從左到右,從上到下,幾乎都亂了套。當那條翼龍從甲板下鉆出來的時候,嘴里還在瘋狂噴吐冰霧的時候,簡直可以用雞飛狗跳來形容。

    而就在這混戰期間,米狄便帶著萊茵哈特,一口氣連續施展出了十幾個鬼影連閃!

    直接便如同輕煙一般,竄進了魔鷲戰艦大開的先鋒艇出入口!

    至此,這環環相扣,任何一個細節發生失誤都無法補救的賭博般的潛入計劃,才終于算是完成了。

    圣使的心靈感應雖然強悍,不過也只能用來感應大范圍內的智慧種族所在位置,或者是十米范圍內的精確位置。魔鷲戰艦這個幾百米范圍的區域,恰好是它的盲區,若是以心靈視界來觀察整條戰艦的話,只能看到一大片模糊的熒光而已,卻分辨不出具體的細節。

    正是因為對魔鷲戰艦的性能了若指掌,對心靈異能的特點極為熟悉,身為重生者的米狄,才會制定出這個異想天開的大膽計劃,并且在最終,獲得了成功。

    不過,這也只是一時的成功而已。

    無論怎么拖延,怎么兵行險招,最終,終究會有面對面攤牌的那一刻。

    “修復進行得怎么樣了?”藏在魔鷲戰艦的一處貨倉中,米狄接通了與風王戰艦之間的魔法通訊。

    “最快還需要十個小時。”愛彌兒送來的答復。

    “我希望你能再快一點。”望著舷窗外沉入云海的夕陽,以及升起的冰冷月亮,米狄如此說道。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極為不講道理的要求,因為愛彌兒此刻一定已經盡了全力,不止是她,相信風王戰艦上的每一個人,都已經盡了全力,所以,這位嚴謹而又溫柔的煉金大師,才敢于說出“最快十個小時”這樣的回答。

    但就是面對這樣一個回答,米狄竟然說出了“再快一點”的要求,不是無理又是什么?

    然而,通訊的那一頭,愛彌兒并沒有反駁,也沒有抱怨,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

    “我和萊茵哈特會想辦法盡量拖延,至于你那邊,一定要想方設法啟動武器系統,至少一種。”米狄繼續說道。

    “哪一種?我們對風王巡洋艦的系統一無所知。”愛彌兒問道。

    米狄自然也是一無所知。

    重生者并不是全能全知的,前一世,他乘坐的是差了好幾個檔次的重型裝甲巡洋艦,可不是這種貨真價實的古代戰艦。

    但面對來自愛彌兒的問題,米狄的回答,卻是斬釘截鐵且理直氣壯:“當然是最大的那種!”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阿拉德之劍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阿拉德之劍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