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踏入凝元境

作者:靜夜寄思 作品:藥神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慕閑此時雙眼已然完全被汗水和血漬所浸滿,視線一片模糊,便是神經也近乎崩潰,以至于他壓根分辨不出到底是誰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就在慕閑幾乎承受不住內臟被灼燒的巨大痛楚快要暈厥過去時,純粹而濃郁的天地靈氣突然間在房屋中蔓延開,與此同時,慕閑感覺渾身一片冰涼,舒服而暢快的感覺差點讓他呻吟出聲。

    “閑兒,撐住,你一定要撐住,你肯定能行的。”慕閑睜開眼睛,發現父親正滿臉焦灼地瞪著自己,父親正雙手貼著自己的背心,源源不斷地朝自己體內輸送著真元力。

    看到眼前的一幕,慕閑不由一陣恍惚。

    記憶中,自己每次因為天生絕脈問題而痛苦慘叫時,父親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自己身邊,用渾厚的真元力幫忙自己緩解痛苦,同時不斷地給自己喂食各種靈藥維持生命。

    因為人生看不到任何希望,慕閑從來就不愿意配合自己,而是很悲觀消極地落淚,有時甚至歇斯底里地怒罵出聲,讓站在一旁為自己擔心顧慮的父母著急痛苦之極。

    這么多年來,父親的修為進展緩慢,一方面是慕家的修煉資源有限,遠遠趕不上玄門宮,另一方面卻是父親把大部分的jīng元力都耗在了自己的身上。

    聽到父親的話,慕閑想點頭或者答應一聲,只是他還沒有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體內便是一陣熱浪翻滾,緊接著心臟處如遭重擊,讓慕閑身體一個激靈,臉sè也瞬間變得慘白。

    強大的藥效似乎此時才發揮真正的作用,劇烈的痛楚有如驚濤駭浪一般,直接沖擊著慕閑的神經,讓他面部一陣陣抽搐,身子也打擺子一樣顫抖個不停。

    “千金藤的藥效怎么如此強烈,難道自己弄錯了什么?”一抹疑問從慕閑的腦海中閃過,隨即他便咬緊牙關,堅守靈臺一點清明,應付著五臟六腑之處被灼熱烈火燃燒的巨大痛楚,神識完全陷入了混亂狀態,完全無暇顧及身體外面發生的事情。

    慕閑的身邊,慕遠山、唐綺羅、慕遠非三個人緊張地看著慕閑,眉頭全部擰成了一根麻繩,心也揪痛無比。

    “閑兒的天生絕脈問題不是得到解決了么,他怎么還會經歷這樣的痛楚,莫非這孩子在欺騙我們,他的天生絕脈問題并沒有真正得到解決,而是留下了巨大的后遺癥?”唐綺羅用濕熱的毛巾小心翼翼地幫忙慕閑擦拭著身子,心疼地說道。

    “閑兒的體內好像有著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在不斷地毀滅著閑兒的五臟六腑,我已經在極力壓制這股力量了,可是卻沒有辦法把這股力量給逼出閑兒體外。”慕遠山在往慕閑體內輸送真元力,他能夠大概感覺得到慕閑體內發生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慕閑體內的具體狀況。

    “大哥,大嫂,閑兒一個時辰之前曾經從家族倉庫挑選了一塊青巖木跟幾枚赤炎果,說要煉制丹藥,難道閑兒此時體內的狀況是青巖木跟赤炎果給鬧出來的?”慕遠山看到大哥大嫂束手無策的樣子,他在一旁輕聲說道。

    “青巖木藥xìng溫和,能夠在人體內產生大量溫和的靈力,對人體的筋脈和**有著保護和溫和的能力,赤炎果的的藥力雖然暴躁而且活躍,但是它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作催化和激活,作為輔助藥材在使用,所以閑兒此時體內肯定發生的狀況肯定不是這兩種藥草給弄出來的……千金藤,難道閑兒沒有直接服用千金藤,而是把千金藤給煉制成丹藥給服用了?”

    唐綺羅說著說著,她突然間想起了乾天王曾經扔給慕閑一根金黃sè藤狀物的藥材,慕閑當時則表現出了激動的神sè。

    當時唐綺羅心系家族安危,只是記住了千金藤的名字,并沒有去琢磨千金藤有什么效果,此時她卻不得不仔細思考。

    從床沿站直身子,唐綺羅在房屋內走了兩圈,很快便發現了依然散發著驚人熱力的小藥鼎。

    藥鼎是百草門的芙蓉仙子當年臨時需要煉制靈藥時,特地讓慕遠山幫忙購買的,盛周王朝靈藥師極少,市場上自然沒有多少藥鼎,慕遠山把石塘鎮和孤云城給找遍了,最后才找到這么一個藥鼎,結果還被芙蓉仙子給狠狠地罵了一頓,說藥鼎垃圾。不過實在找不到藥鼎的情況下,芙蓉仙子也只能將就用。

    芙蓉仙子離開石塘鎮時把藥鼎給留在了慕家,十幾年來,這個藥鼎一直被唐綺羅用來煎藥,這一次卻是方便了慕閑,讓慕閑能夠把千金藤的藥效利用得更加充分。

    唐綺羅從藥鼎內壁上刮下一層壁灰,先是蹙眉看了一眼,接著又放在鼻端聞了一下,緊接著臉上便露出了欣喜的神sè。

    “遠山,閑兒并非筋脈問題發生了變故,他是服用了煉體的藥物,此時正在承受藥力的沖刷,所以才會這樣痛苦,要是他能夠熬過這段痛楚的話,反而會有極大的收獲。”明白了慕閑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后,唐綺羅心中一塊石頭頓時落了地,隨即跟慕遠山說道。

    聽到妻子的話,慕遠山先是一怔,隨即大喜。

    此時慕遠山也看到了唐綺羅手中的藥鼎,對于妻子在煉藥方面的見識,慕遠山一向是極為佩服的。

    心神放松下來后,慕遠山便不再用真元力驅趕慕閑體內的藥力,因為他知道,自己驅除慕閑體內藥力的話,雖然能夠減輕慕閑的痛苦,卻不利于慕閑吸收藥力,那不是在幫兒子,而是在害兒子。

    “咦,閑兒體內的骨骼怎么會這么結實,簡直堪比金石。”當慕遠山好奇地觀察了一下慕閑體內的狀況時,他不由驚呼失聲,“我雖然已經是真元境武者了,可是我的骨骼都不一定有閑兒體內骨骼結實。”

    “這還用問么,肯定是千金藤的功勞啊,乾天王送出來的東西能差么?”唐綺羅沒好氣地白了慕遠山一眼,嬌嗔著說道。

    “嫂子,千金藤固然是好東西,可是閑兒煉制丹藥的功夫似乎也不錯啊,你看這地上的藥渣,我都感覺不出任何的藥力流動,這說明閑兒煉制出來的丹藥至少也是上品或者珍品吧?”慕遠非得知慕閑沒事后,他也放下心來,隨即他便注意到了床腳的藥渣。

    慕遠非雖然修為一般,可是他對靈藥卻是極為感興趣,他不僅僅喜歡跟在慕遠山后面進入毒霧沼澤采擷靈藥,而且唐綺羅煉制各種藥劑時,他也喜歡站在一旁觀摩學習,自己更是買了一大堆有關靈藥的手札在學習,所以他在靈藥方面的見識也遠遠強于一般人。

    唐綺羅聞言一愣,隨即也看到了地上的藥渣。

    這一看之下,唐綺羅頓時愣住了。

    “絕品,閑兒所煉制出來的丹藥肯定是絕品,沒想到我們閑兒不僅僅天生絕脈問題得到了解決,他在靈藥方面的造詣也這么高。”之前聽說慕閑能夠煉制消元藥劑時,唐綺羅只當是巧合,此時見慕閑居然再次煉制出絕品藥劑,唐綺羅的一顆心頓時變得滾熱。

    聽說慕閑的煉藥水準居然這么高時,慕遠山也是愣了一下,隨即看向慕閑的目光滿是疼愛。

    慕遠山知道,因為天生絕脈的問題,兒子能夠堅持活到現在已經非常不容易了,有時聽到兒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慕遠山都有種放棄繼續幫忙兒子尋找靈藥的沖動,打算讓兒子安詳而痛快地死去。慕遠山做夢也沒有想到,兒子筋脈問題有被得到解決的一天,兒子更是不知不覺學了一身煉制靈藥的本事。

    “也不知道這三年來閑兒到底承受了多少痛楚。”慕遠山看著痛得渾身顫栗卻依然一臉堅毅的兒子,他的眼睛慢慢變得濕潤,視線也是一片模糊。

    聽到慕遠山的感慨,唐綺羅跟慕遠非深有同感,他們知道,靈藥師雖然身份地位尊貴,可是靈藥師的修煉也比武修或者靈修更加艱難,尤其慕閑是天生絕脈的情況下,他想修煉靈力和煉制靈藥就更加困難了。

    慕遠山、唐綺羅跟慕遠非在感慨萬千的時候,慕閑的身體卻是又發生了另外的變化。

    因為神血玉髓的幫助,房屋內的天地靈氣突然間變得異常的濃郁,而且無比jīng純。

    更主要的是,神血玉髓具有強大的補充氣血的功能,能夠滋潤和強化身體各部位,讓修煉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慕閑的身體本來極弱,完全無法承受千金藤的藥力沖擊,即便他意志力再強,最后也難免會因為身體的原因而功虧一簣,無法完全吸收千金藤的藥力。

    只是慕遠山把神血玉髓給拿出來后,慕閑因為體內骨骼和五臟六腑碎裂重組而虧損的氣血迅速地得到了補充,這便讓他在煅骨煉臟的過程中有了強大的續航能力。

    當慕閑體內的五臟六腑完全破碎后,煅骨煉臟丹的藥力跟神血玉髓所散發出來的濃郁靈力同時開始重塑和修補慕閑的五臟六腑。

    瞬間的功夫,慕閑體內的五臟六腑便完成了重組。

    在體內五臟六腑完全完成重組的同時,剩余的藥力猛然間轟向慕閑的丹田。

    只聽得“咔嚓”一聲脆響,慕閑的丹田便宣告碎裂,金黃sè的藥力迅速地占據了原來丹田所在的位置,并且凝聚成形,最后逐漸固化為拇指般大小的小顆粒。

    下一個瞬間,破碎的丹田迅速重組,把小顆粒給包裹住。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從慕閑的身上散發出來,而慕閑整個人也被一股rǔ白sè的云霧所包裹,他英俊的面孔在云霧中若隱若現,有如天神下凡,讓人望而生畏。

    【新書榜上告急,淚求收藏和推薦票支持~~~~(>_<)~~~~】

    ;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藥神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藥神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