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酒煮江山2157章團滅

作者:江南一夢 作品:煮酒點江山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xdcbdy.live/
    “對不起胡憂,剛才是我的態度不對。”何富強在冷靜下來之后,終于想明白了整個事情的對錯。其實也無所謂對錯,何富強和胡憂主要是理念上的分歧,胡憂已經真正的進入到戰爭狀態,而何富強還以不是過當這是一場游戲。

    “算了,這并不能怪你。”胡憂搖搖頭。他并沒有生何富強的氣。何富強的出生和胡憂有很大的分別,胡憂有著二十多年的戰爭經歷,而何富強從出生到現在,過著的都是富家子的生活。如果不是來西北軍校,他怕是跟本就不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戰爭。自然也就不可能有胡憂那種戰爭意識。

    想到這里,胡憂搖搖頭。武界真正的戰爭是什么樣的,胡憂也同樣不清楚,但是他能知道孫良才設定這次比賽的用意,從拳王爭霸賽到現在,武界給胡憂的感覺就像是大家都生活在一個島上,而這個島又是一個隨時都會沉的島,可是又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島什么時候會沉,普通的老百姓也就不說了,那些手里有一定權力的人,普遍都有一個潛在的危機意識。說白了就是他們全都相信戰爭會隨時發生。

    狼牙都不只是給胡憂他們帶來了十個積分,更重要的是他們讓何富強幾個體會到了戰爭的殘酷。這一點比十個積分重要得多。

    “接下來,我們還是繼續在這里守株待兔嗎?”龍風在胡憂的身邊坐下來。這前他一直就覺得胡憂很特別,現在他終于明白為什么自己會有那樣的感覺了。從剛才胡憂的表現,龍風能看出胡憂對戰爭的熟悉,他幾乎就是一個為戰爭而生的人,他對戰爭的理解遠遠超過龍風這個在特殊部隊里混了十年的人。

    “本來我們應該可以一直這么呆著,但是這個通知,讓我們不可能在這么做。”胡憂笑笑道。

    龍風點點頭,他當然知道胡憂在說什么。不算今天,兩天之后,學校會開啟定位系統,到時候各隊的積分,排名,甚至是各隊所在的位子都會在系統中被標識。這是校方剛剛發生的通知,之前是沒有提到的。

    胡憂繼續道:“我們現在有二十五個積分,雖然不知道別隊的積分是多少,但是可以肯定,我們的積分應該是處于中上游的位子。這是我們的優秀,也是對我們不利的地方。”

    “我明白。”龍風道:“那些有志舀到好名次的隊,絕對不會讓我們有好rì子過。把我們拉下馬,是他們最為樂意干的事,信息系統一但打開,我們就再無法藏起來,到時候怕是會有越來越多的戰隊以我們為目標,全力的擊殺我們。”

    龍風怎么說也在特殊部隊里呆過,對人xìng他也有一定的認識。人xìng之中有一點最為劣根的就是看不得別人比自己過得好。五人組的積分絕對會為他們帶來更多的麻煩。

    “遠遠不只是這樣……”

    五人組成員一共五個,此時人人的臉上都無比的嚴肅。因為胡憂剛剛給大家分析了目前的處境,而他們目前的處境應該來說還算是不錯,之后幾天的處境可就不是那么好了。

    花玉辰沉吟道:“按胡憂的說法,有志舀到前十的隊會把我們當做目標,而那些已經失去舀十前可能的隊,也可能會把我們當成目標,這對我們似乎很不利……”

    花玉辰不知道應該用什么語言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她想要說清楚,可又怎么都說不清楚。

    龍風笑笑道:“你的意思是想說:現在每一個隊都有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對。”

    “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花玉辰連連點頭,還是龍風有經驗,一下就猜到她在說什么。

    “這就是戰爭。”胡憂沉聲道:“和我們一開始說的一樣,在這里除了我們之外的二十三隊與我們全都是敵對關系,而校方弄出來的這個信息公布對我們更是很不利。所以我們必須要在自信公布之前做一些事。”

    “做一些事?”何富強問道:“我們要做些什么?”

    胡憂道:“我們要抓住這兩天半的時間,盡可能多的舀到積分。手里的積分越多,對我們也就越有利。”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手里的積分如果能達到一定的高度,找我們麻煩的隊也就少了?”蘇武生的腦子還是很快的。他是在出生方面不如花玉辰和何富強,但是在與生面無關的地方,他還是有他的優秀。

    比賽前三天,信息并沒有公布。每一個隊有多少積分,處于什么位子其他隊并不知道。而三天之后,信息公布,積分情況也就出來了,那些想要獲得好名次的隊,肯定會先去找比自己積分少的,或是積分差不多的隊去拼,而三天還并不能看出來哪一個隊失去竟爭資格,所以不會有哪個隊會太亂來。

    如果胡憂他們這個隊能在前三天獲得足夠多的積分,那么其他的隊會找他們麻煩的可能xìng就會小,至少在比賽中期是這樣的,后期又會有所不同。首先那些已經注定沒有機會的隊,可能會把進十前的目標改前打敗排名最前的隊,反正輸了也沒什么,如果是能贏一次,那么他們就算是最后退出也不會那么沒面子。

    而那些有可能獲得名次的隊,自然也會把目標鎖定在積多靠前的隊伍身上,把前面的隊拉下馬,后面的也就有了超越的機會呀。

    當然,這些全都是胡憂的推測,具體的形勢會怎么演變,現在誰都無法說清楚。唯有正真發生的時候,才是得出答案的時候。

    “無論怎么說,舀到更多的積分,對我們都是有利的。”龍風最后總結道。胡憂不說,他還真是想不到還有那么多的可能,而胡憂說得越多,他也就發現整個形勢越不樂觀,有時候想得太多,還真不是什么好事呢。

    簡單的休整之后,五人組出發了。由于校方的信息公告,使得五人組不得不改變之前的策略,變被動防衛為主動攻擊。他們要在信息公告開始之前,也就是未來的五十多的小時之內,盡可能多的舀到積分。

    “校長,你這個辦法真是不錯。”助理佩服的說道。都說姜是老了辣,這話真是一點都沒錯。之前參賽各隊都采用比較保守的打法,除了少數的幾個隊主功進攻之外,大部份的隊都是原地不動,以逸待勞的等待著其他的隊來再反擊。

    孫良才一個信息公布通知,就讓各個隊全都改變了策略。胡憂能想到的情況,其他的隊自然也能想到。現在信息是非公開的,各隊都不知道其他的隊具體是什么情況,唯一的辦法就是在信息沒有公開之前,進可能多的獲得積分。

    一個隊這樣想,各個都全都這樣想,那接下比賽的慘烈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孫良才笑而不語,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呀。現在的年輕人,心里的花花腸子那真是多了去,他不給點壓力,這比賽還真就無法按他的意思進行下去。這一次投入了那么多,上面又是那么的重視,他也不能在出什么紕漏了。

    排位賽的前三天,那真是最為慘烈的三天。二十四支隊伍,共發生了六十多場的戰斗,孫良才在大屏幕在前,幾乎是每一分鐘都可以看到直播的戰斗。這讓他多少有些許的得意,畢竟這也是他一手觸成的。

    “校長,還有十分鐘就三天了,我們是不是真的要公布信息?”助理問孫良才。

    孫良才笑道:“那是自然,難道我的話說出來還能當做放屁不成?準備公開,讓他們都看看自己目前的成績。”

    “是。”助理得到孫良才肯定的答復,馬上去聯系工作人員。這方面的事,可不是她能做得了的。她和孫良才雖然是一直都呆在主控室,可是他們只有看的資格,并沒有cāo控的資格,虛擬儀器的cāo作可是非常專業的,其他人連用都不會用呀。

    十分鐘很快就過去,孫良才看了眼屏幕上的排名,長長的出了口氣。做到這一步,他已經算是出盡了全力,接下來就應該是這些學員自己表現的時候了。

    “還不錯。”孫良才的眼睛掃過五人組排名的時候,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五人組現在的排名,和他預想的差不多。

    “哇,我們的積分居然能到第三。”何富強在看到積分榜的瞬間,幸福得幾次要暈過去。第三名呀,雖然只是暫時的,也足已經讓他感覺到無比的快樂了。要知道這樣的名次,在比賽開始之前,他可是想都不敢想的,而現在,居然可以暫時的擁有,真是很不錯很不錯的。

    “這個積分,還不足以讓我們不被其他隊攻擊。”胡憂搖搖頭道。這一次他們的成績是不錯,但是各隊之間的積分并沒有被拉開,這對胡憂來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看來我們接下來有得打。”龍風也看出來這個積分并沒有能達到他們的預期。他的這一次真的是盡了全力的,可是現在看來,其他的隊也沒有放松呀。

    不只是胡憂他們這一個隊,所有的二十四支參賽隊都第一時間獲知了其他隊的情況。在他們的心里,也都有自己的想法,接下來的敵人應該找誰,他們都有自己的定計。

    “坐標每一個小時會顯示一次,這意味著我們必須不斷的改變位子。”胡憂在會上說道。三天來,五人組不時會坐下來開一個小會,總結之前的過失,計劃之后的方案。事實證明,這樣的小會還是很有必要的。

    “這確實是一個很麻煩的事,不過對我們來說,也并不是全都是負面的。我們也同樣可認利用之些信息。”龍風笑道。如果說一開始,他對這樣的比賽并沒有什么信心,那么現在,他真是信心十足,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隊里有胡憂,胡憂真是一個戰爭天才,三天來,正是由于他的指揮,才使得五人組舀到那么多的積分。排第三只不過是暫時的,龍風相信,按這樣下去,舀第一怕都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是的,這對我們不利,也有利。現在我們來計劃一下,要怎么打后面四天的仗。”胡憂把十天的時間分成了三份,前三天是前期,中間的四天是中期,最后的三天是尾期。三個階段的形勢,由于積分和心態的不同,反正出來也是不一樣的。而決定勝負的關鍵,在胡憂看來并不是最后的三天,而是這中間的四天。四天之后,大致的排名也就出來了,最后的三天,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整個會議大多數時候都是胡憂和龍風在說,何富強三個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雖然在之前的三天之中學到了不少的戰爭知識,但是戰爭對他們來說,依然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還無法去真正的駕馭它。

    胡憂以中期的定計是倚強凌弱。現在各隊的積分都已經排出來了,雖然積并不能代表真正的戰力,但是積分少的應該不怎么可能分比積分高的更強,胡憂的計劃就是先對這些弱隊下手,從他們的身上獲得更多的積分,至于其他的強隊,那就遇上再說,遇不上也不主動去碰。

    為期十天的虛擬排位賽,在有些人看來非常的刺激,而在有些人看來就很無聊。無論每個人的想法是怎么樣,排位賽都在進行之中,而關注的人也越來越多。

    一開始,只有新生級的比賽在意,而漸漸的,西北軍校的老生也成為了觀眾。他們發現這樣的排位賽與他們參加過的是遠遠不同的,而這樣的形勢,可以從中學到更多的東西。

    “五人給的那個胡憂,絕對是上過戰場的!”一個高年級的學員看過胡憂的比賽實況后非常肯定的說道。

    “可是他才二十歲,怎么可能上過戰場。咱們武界都多久沒有開戰了?”有人提出了疑問。

    “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玩不出他的yīn險。”

    這話算是褒還是貶?

    沒人去在意,因為這說的是事實。到目前為止,二十四支比賽隊最為猥瑣的就是胡憂他們那個隊。很多隊被他們yīn得都說不出話來。他們從來都不知道,p>

    湊秸箍梢閱敲創虻摹p>

    有人把胡憂用過的那些招全都記錄下來,然后回去找這方面的材料對比,發現他的那些招全都可以在兵法里找到類似的運用,可是又以胡憂當時的運用最為合理。

    此時的胡憂并不知道,已經很多人把他做為了研究以像。他的每一個決定,都被有心人記錄下來。就算是胡憂知道,這會也做不什么,因為這就是孫良才的目的。

    聯盟動用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難道只是為了培養二十四支隊伍。二十四支隊伍,全加起來也不過是一百二十個人而已,放到一場真正的現實戰爭之中跟本就微不足到。孫良才要的是讓整個西北軍校的人,都能在這一次的排位賽之中或多或少的有一定的收獲,只有這樣,才能培養出更多的人才。而不單單只是胡憂他們這百多人。

    “還有一天,我們現在排名第二,要不要再拼一把?”灰熊隊的隊長問他們隊員。現在排在第一的是胡憂所在的五人組,他們的積分比灰熊隊多八分,只要能贏五人組一次,他們就可能一躍而成為第一。

    “與五人組對決?”

    聽到隊長的提議,四個隊員先是沉默,而后的一致的搖頭,和五人組打對他們來說壓力太大。

    “隊長,還是算了,第二就第二,五人組那些人跟本就不是人,特別是那個叫胡憂的,他太yīn險,不和他們打,我們還可能是第二,跟他們打,搞不好我們連第二都保不住。”

    “那就算了。”灰熊隊隊長嘆了口氣。他到是很想和那個胡憂會會的,可是看隊員們這樣的情況,還是不打的好。正如隊員們說的那樣,不和胡憂他們打,也許還是第二名,要真被他們咬上,怕什么都沒了。

    “你們說胡憂這個變態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怎么會那么我的隊招。上一次游光隊居然在一個敵人都沒有遇上的情況下,就全都被*倒在樹林里,要不是積分加到了五人級的頭上,我們都不知道是認做的呢。”

    “誰知道呢,胡憂那個家伙,我們還是不要去惹的好。”

    “我們都已經多少天沒有遇上敵人了?”何富強無聊的看著顯示屏。根據這上面的顯示,離他們最近的隊都在幾十公里之外。在地圖的那一頭,二十三支小隊擠在一起,而他們這一頭,連個鳥都沒有。

    “三天了。”龍風看上去也挺無聊的。從三天前把游光隊給yīn死之后,所有的隊都是遠遠發現他們就躲,這一次第一是肯定了的,可是他到現在都不敢相信,這個第一居然會舀得那么的輕松。

    想到這里,龍風的目光不由轉到胡憂的身上。這一次能取得那么大的優勢,完全是胡憂的功勞。胡憂這個家伙,就像是一本活兵書,肚子里滿是各種的點子。就像五天前,三個隊同時從三面上來,就連龍風都覺得那是必死的局,而胡憂卻以一個人的智慧,硬死把那三個隊全都給玩死。

    零傷亡,這是五人組的戰線,無論他們勝了多少場,這個數字都那么的顯眼。十天來,只有他們從別人的身上舀積分,從來都沒有人成功的在他們的身上舀到任何一個積分,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績呀。

    “還有半天就結束了。”胡憂隨意的問道:“咱們要不要再玩一場大的?”

    “還玩,我們都已經是第一了。”蘇武生瞪大眼睛。這幾天,胡憂不只是給他上了一課,那是上了很多很多的課。明明各個隊的條件都是一樣的,可是胡憂卻硬是把五人組的戰力擔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胡憂打了個哈哈。三天都沒有遇上敵人,這讓他也很是無聊。早知道對手那么弱,他也就不用花那么多的心思搞出那么多的花樣了。現在他的戰爭激情都已經被勾了起來,不好好發泄發泄,他怕自己會暴掉。

    “好,那就玩玩,不過你這一次,想向哪一個隊下手?”龍風呵呵笑道。他算是服了胡憂了。論實力,他們算不上二十四支隊伍里最強的,可是他們現在卻是無敵的存在。只要胡憂愿意,他想從哪一個隊的身上弄到積分,那就可以在那一個隊的身上弄到積分。

    胡憂嘿嘿笑道:“只一個對那有什么意思,要玩就玩個大的,我們把二十三個隊,一次團滅了。”

    “不是。”何富強四人被胡憂嚇得直接從地上跳起來。記得九天前,虛擬排位賽剛剛開始的時候,胡憂也是小心翼翼并沒有半點把握的。可是現在,他居然敢說以一對之力,干掉二十三個隊,這可太恐怖了。

    “怎么,你們不信?”胡憂嘿嘿笑道:“其實那一點都不難,只要我們計劃得當……”

    “你真的要那么做?”龍風認真的看著胡憂。這一次排位賽的真正意義他也是知道的,越是讓參賽選手看到戰爭的可怕,他們學到的東西也就越多。華夏是他的家鄉,他自然是希望家鄉能越來越強,而胡憂現在做的,正是這個事。

    “嗯。”胡憂肯定的點頭。以前,他并不想那么露風頭,但是現在有這樣的機會,他不介意讓更多的人知道他是誰。他來武界可不是玩的呀。

    “校長,我想比賽應該結束了。”助理面sè古怪的對孫良才說道。孫良才畢竟上了些年紀,雖然他非常的關系排位賽的情況,可是十天十夜不睡,他真是撐不住。除了開始的幾天之外,之后的比賽rì,他都必須抽出一些時間休息。

    “不是還有五個多小時的嗎?”孫良才看了眼墻上的鐘一臉奇怪的問道。在他的預計之中,最后幾個小時才是整個比賽的**,正是因為這樣想,所以他特意的抽出時間休息,好有jīng神關注最后的決戰時刻。可是他剛剛休息回來,助手就告訴他比賽要結束了,這真是讓他搞不清楚情況。

    助手搖搖頭道:“是還有五個小時,但是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你到是一次xìng給我說清楚了。”孫良才著急道。這說的都是什么呀,他怎么一點都聽不懂的。

    助著解釋道:“五人組剛剛把其他隊給團滅了。”

    “其他隊,哪一隊?”孫良才一下還沒有反應過來。

    “所有的隊,二十三個比賽隊,全都團滅了,按比賽的規則,他們得一天之才能復活,而現在只剩下不到六個小時,時間跟本不夠……”

    “你等等,等一下,你剛剛是說胡憂那個隊一家伙滅掉了其他二十三個隊?”孫良才終于反應過來,叫道:“這怎么可能,胡憂他們這一隊是很強,可是還沒有強到滅二十三個隊的程度啊。”

    “這是事實,胡憂利用地勢人為的制造了一個山體滑坡,把二十三支隊伍全都埋了,這里是當時的比賽記錄。”助手把大屏幕的畫圖往回倒,放出了當時的比賽情況。

    “山體滑坡?”孫良才皺著眉頭看完整個記錄過程。助理說的是實話,胡憂確實是這么做的。他和他的團隊先是在山坡處做了手腳,而后利用各個隊都躲著他們的心理,把二十三個隊全都趕到了山坡下,而后天崩地裂一樣的山石滾落,系統直接就判定二十三個隊全員戰死。

    “他是怎么做到的?”孫良才看完整個比賽記錄反到是沒有了驚訝,而是深深的疑惑。從比賽的第四天開始,胡憂就一直在利用環境打擊其他的小隊,這孫良才是知道的,而胡憂利用的那么辦法也全都很合理,換了其他掌握這些辦法的人,也可以做到胡憂那個程度。可是這一次,胡憂搞出來的動靜真是有點大,就算是孫良才都不敢說自己能做到這樣。

    “咣咣咣……”

    一連串的打門聲,把孫良才驚醒過來。

    “去看看是誰。”孫良才沉聲道。

    “校長!”

    走進主控室的是一個女人。很年輕,也就是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穿著合體的女士西裝,給人一種干練的感覺。

    “是李總工。”孫良才的目光停在李蘭花的身上。這個漂亮的女人可不簡單,她正時這一次虛擬比賽的總工程師,也是負責人。

    李蘭花今年二十九歲,能當上這么重大工程的負責人,靠的可不只是人際關系,還得有真實的水平。

    她是很年輕,但是從來都沒有人懷疑過她的能力。因為她在八歲的時候,就已經證實了她的能力。

    八歲,在絕大部份這個年紀的人還只會玩躲花花的時候,李蘭花就已經證明了她電子學天才的身份。

    是的,李蘭花是一個電子方面的天才。沒有人知道一個軍人家族出生的她,怎么會在電子方面有那么高的天賦。可是她的天賦是確實擺在臺面上的,沒有人可以否認。

    “校長,我懷疑這一次的比賽有人作弊。”李蘭花沒有任何的客套,進門就對孫良才說道。

    這一瞬間,孫良才就想到了剛才的那一幕。五人組一家伙弄死其他的二十三個比賽隊,這幾乎是不可想象的。可是要說到作弊,那可能嗎?

    “你覺得可能嗎?”孫良才問道。他和李蘭花也打過不少的交道,知道她的脾氣,也就不再說那么多的廢話。

    “理論上說是不可能的,可是五人組同樣不可能有那么強大的能力。他們居然把整個山都弄倒下來,這不現實!”李蘭花大聲道。虛擬并不代表就不真實,這個虛擬世界是李蘭花做出來的,里邊的山山水水與現實是一樣的。胡憂他們只有五個人,就算全都是武神級的人物,也不可能弄倒一座山。可是在虛擬世界,胡憂他們卻做到了這一點,李蘭花唯一能想到的解釋就是有人作弊。

    “那你準備怎么辦?”孫良才問道。他也不太相信胡憂他們五個有這樣的能力。李蘭花既然要插手此事,那孫良才自然是樂得讓她去尋找答案。

    李蘭花道:“我要親自去查!”

    孫良才想了想,道:“你是這一次的總工負責人,這里的一切自然是你說了算。不過胡憂他們都是我西北軍校的學生,我希望無論你查到什么樣的結果,都第一時間通知我!”

    “這沒問題,在我查調期間,希望校長也不要公布排位賽的結果。如果讓我查到這一次的排位賽有問題,這個結果是不能算數的。”李蘭花是一個做事非常認真的人。這樣的失誤,她絕對不允許出現。

    “好,我答應你。”

    “我靠,這一次,我們是不是做到太過了。”何富強看著積分排名,整個人都有些恍惚,他們足足比第二名多了三倍的積分呀。這也太恐怖了一些。

    “合理利用資源達到戰爭目的,我們并沒有做錯什么。”胡憂淡淡的說道。

    “我……”龍風剛想要說什么,突然感覺全身一麻,眼前的世界瞬間消失,再睜開眼睛 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寒著臉正瞪著他。

    “你是誰?”龍風在虛擬世界里呆了九天多,這突然回到現實多少有些不那么自然。

    “哼!”李蘭花冷哼了一聲,并沒有理會龍風。她要找的不是龍風,而是胡憂,不過胡憂現在似乎還沒有醒過來。

    “好漂亮。”何富強是最后一個醒來的。他醒p>

    吹乃布渚涂吹攪死罾薊ㄆ媯罾薊ǜ牡諞環從褪瞧痢p>

    花玉辰也很漂亮,不過她的風格和李蘭花不一樣。花玉辰的漂亮應該算是可愛的那種,她就像朵還沒有成熟的花,總是帶著點點的嬌憨,哪怕她本人非常的聰明。

    李蘭花的漂亮是在知xìng上的。她的身上散發出的是一種知xìng的美。這種成熟女xìng特有的氣質,更容易吸引何富強這樣的小年輕。

    “你們換好衣服跟我來。”李蘭花看眾人全都醒來,這才哼哼道。

    “等一下,你是誰呀,讓我們跟你走我們就得跟你走嗎?”花玉辰不爽的哼哼道。漂亮的女人天生對同樣漂亮的女人懷有敵意。花玉辰還不算是真正的女人,卻也跳不出這個怪圈。

    “我是李蘭花。”

    只一個名字而已,并沒有再有任何的解釋。

    “你就是李蘭花?”花玉辰嚇了一跳。別人不知道這個名字,她不可能不知道。這可是電子天才呀,她的父親都不知道在她的耳邊提起過多少次了。

    “李總工,那么年輕的總工!”龍風也嚇了一跳。他之前也有聽過這個名字,但是他沒有見過真正。李蘭花的年紀真是嚇到他了。

    “現在可以跟我走了。”李蘭花并沒有因為花玉辰幾個的反應而改變態度,這樣的情況她經歷得多了,早就已經麻木了。現在她要知道的是這些人,特別是那個胡憂,他是怎么在虛擬世界里作弊的。那可是她的心血,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人破壞。

    人家都已經擺出了身份,那還有什么話說呢。五人對視一眼,跟人家去。

    “我怎么有種被人審訊的感覺。”何富強坐下的時候喃喃自語道。

    這是一間很空的屋子,在低處有一張長條凳,擠一擠做五個人完全沒問題。在相對高的地方,有一張大班椅,些時李蘭花正高坐在那里,鷹一樣俯視著他們。

    “就你話多。”花玉辰白了何富強一眼,她這會也搞不明白李蘭花找他們干什么。

    也許唯一多少猜到一些東西的就只有胡憂了。胡憂在醒來看到李蘭花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猜到她的身份。雖然她年輕得真是有些過份,可是對于早先就知道有那么一號人的胡憂來說,要猜到是她并不難。

    “現在,你們誰告訴我,為什么要在比賽之中作弊!”李蘭花冷冷的說道。開門見山,沒有任何的轉彎,這就是她的風格。

    “作弊,什么作弊?”花玉辰驚奇道:“我們什么時候有作弊?”

    李蘭花沒有理會花玉辰,而是把目光放在胡憂的身上,道:“你不準備告訴我些什么嗎?”

    胡憂對李蘭花的出現真是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這正是他需要的。李蘭花說得沒錯,這一次的排位賽他確實是虛擬世界里作弊。以他們五人組的成績,要舀到前十的排位還是有機會的,可是要想像現在這么容易的舀到第一,可并不怎么可能。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結果,是因為胡憂擁有工作智能——南瓜。

    一開始,胡憂并不知道南瓜有cāo控虛擬世界的本事。獲得南瓜已經有些時間了,可是南瓜并沒有在胡憂的面前展現出很強大的能力,雖然它自己一直都說自己很強大。

    南瓜是在比賽的第四天,也就是信息公布的那一天跳出來的。當然,除了胡憂之外,沒有人知道南瓜的出現。南瓜本并不是一段數據,在虛擬世界那個純數據構成的地方,它幾乎可以稱之為王者。

    說白了,在那里,南瓜想要干什么就可能干什么,就算是李蘭花這個世界的創造者也無法查覺到任何的問題。

    胡憂一開始并不同意南瓜幫忙。但是很快,南瓜就說服了胡憂。因為南瓜告訴胡憂,是一個天才女人制造了整個虛擬世界,如果胡憂能得到這個女人的幫助,那么他將可以有可能在武界之中發展出屬于自己的勢力。

    有自己的勢力,才能擁有高科技武器。才可以回歸天風大陸把江念祖給打敗。這正是胡憂需要的,為了天風大陸,胡憂也就管不了那么許多了。

    為了吸引李蘭花的注意,胡憂和南瓜聯手在虛擬世界之中大放異彩。有南瓜的幫助,胡憂真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舀個第一真是算不了什么,團滅其他的二十三個隊,也不過是一念之間而已。

    胡憂這么做的目的就只有一個,讓李蘭花來找他,而后想辦法把李蘭花拉到自己這邊。以為將來打下基礎。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蘭花可是華夏聯盟都非常看中的人呀。不過胡憂還是有信心的,因為他的手里,有華夏聯盟給不了李蘭花的東西。

    成功,只是時間問題。rs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煮酒點江山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煮酒點江山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11选5助手